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 文化 > 文学作品 > 正文

站在美真世界放歌——思林《晌午的山村》序

世界是一个美体存在现象,世界也是一种美真艺术的倩影,世界也可能是生命本源灵魂的寄居地……读思林(李瑞娟)的第一本诗集《晨曦中的花园》时,我对世界是什么滋生出如此的潜在意识,今天读完她的第二本诗集《晌午的山村》,更对这样的“世界认识论”有了新的审视、新的解读。文字是精神的产品,是人的灵魂在特定时代呼唤的一种声音。对历史和过去的记载,大概有三种形式:一是实物实景的存放;二是社会和民间的传播;三是文字艺术的收录。这是人们所公认的。中国古代有句名言:人的一生,可概括为做三件事,立功、立德、立言。有人做成其中一件事,已经是活得很精彩了。有人善立功,有人爱立德,有人喜立言。立言者,用现代的话讲,即是搞文字的工作者,像作家、诗人、评论家、新闻记者、理论家、编剧、语言学家等。中国是一个传统的文化艺术大国,搞文字的劳动者汇成千千万万的大军,有的成果颇丰,有的刻苦钻研,有的为人正气,有的生活俭朴,有的出人头地,有的默默无闻……他们有一个共同特征是热恋文字,视作文如珍惜生命。什么都可以舍弃,唯有干文字这一行不能不要。思林是一位把写诗看作与生命同样重要的立言者。她给人的印象就是专门为写诗来到这个世界的。她是为这个世界的存在而生的,因而她要用作诗吟诗唱诗喊诗传承诗作的生活方式……来回报这个世界,为这个世界增添光彩。

从《晨曦中的花园》(以下简称“花园”)到《晌午的山村》(以下简称“山村”),已经清晰地看到两个世界的面貌,一个是自然的世界,也就是物质的世界;一个是精神的世界,或是灵魂的世界。诗人通过故乡的“花园”与“山村”,首先展现自然世界的大秀、大美、大爱,采用捕捉“花园”与“山村”内外的草芯、草叶、白云、阳光、蓝天、小路、树枝、峰峦、小鸟、青菜、豆角、浪花、雪花……甚至是牛呀、羊呀、鸡呀、兔呀的写真手法,着力寻觅自然世界天然的秀色、美色、爱色。诗人除了要盘托出自然世界表层的固守的秀、流动的美、缠绵的爱而外,又用细腻、灵巧、清亮的笔尖描摹出自然世界无处不生辉的本真本实本善。如果说“早晨”的“花园”看到的是自然世界外部点缀的一些流光溢彩的花环,给人以眼角的直观美感,似品尝了一杯清茶,那么,在“花园”通向“山村”的路途中已经又窥视到另一个精神世界和灵魂世界的图腾。精神与灵魂世界的画廊是长长的,其所折射出来的姿色姿容不单纯是自然世界的秀色美色爱色。精神与灵魂世界是实力派、洞察派和哲学派作家与诗人主攻的文学艺术高峰。灵肉活动、道德沉浮、心态反差、伦理机制、意识倾向、思维闪烁,包括美学、哲学、心理学等创新学科都属于精神与灵魂世界所揭示的范畴。“山村”其实是诗人对精神与灵魂世界探测的一次集中裸体化展出。故乡的那个“山村”是由故乡早晨的那个“花园”演变而来的,从“早晨”到“晌午”的路径是一段“遥远的距离”,是“心灵的温度”在反复升降变化的时期。“真如的本性”是什么?“时光的漫步”又是什么?“山村”的世界容纳了诗人采集的硕果,诗人似乎钻探到精神与灵魂世界的彼岸,在预示和提示人类应该做些什么而不能做些什么。人是世界主体的一部分,既是物质的,又是灵魂的。思林对这两个世界有自己的观察与思考、探索。她选择了用诗歌立言,以诗歌的表达方式描绘两个世界、构建两个世界。“山村”揭示的世界观和美学观,正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人们所应有的价值观、道德观、世界观、信念观、人生观、美学观、情感观、处世观……

诗人正处在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时段,她对“早晨”的“花园”和“晌午”的“山村”初步进行了“立言”式的解析世界的革命举动,她下一步就要向黄昏推进,看一看夕阳下或是《夜幕下的都市》是怎样的景观、怎样的两种世界或是三种世界。这是向多种世界模式在宣战和挑战。上世纪八十年代末,陕北走出的作家路遥用长篇小说的形式写出《平凡的世界》,一直影响着当代中国文坛。我相信我的学生思林有能力写出无愧于时代和无愧于历史的“美真的世界”三部曲。

当我品读完思林的诗作,再回头远望陕北故乡活跃的一支支文学大军,美感的大潮涌起胸口,可以这样说,有一种以女性为代表创立的“美真学”文学流派在高原站起,在展示不同世界的版本,放歌多种世界的奇妙。我相信这是真的。因为世界的本体不仅仅是平凡,更多的是美真在不断地产生辉煌。

乔盛

责任编辑:贺杰慧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