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榆林网!
榆林传媒中心主办

异域有蓑衣

发布日期:2017-11-24 18:27
23

露晞向晚,帘幕风轻,小院闲昼。

出发,登机,转机,抵达。

就这样到了英国,到了伦敦。凉风拂过,捎走了凡尘的迷茫。不久我见到了Ellie,还有我寄宿家庭的主人John精心为我们准备的房子,温馨而舒适。褪下途中的劳累,在John的花园中吹着海风,我将用十几天的时间去靠近,试图了解这陌生的国度。

白天鹅高雅地浮在水上,鸽子在地上一蹦一跳……这里就数海鸥最多,丰硕的身子,洁白的羽毛,橙色厚实坚硬的嘴和一对狡黠的亮眼睛。一次在英吉利海峡的海滩上吃午餐,刚打开饭盒,一只海鸥像利箭般飞来,俯冲,瞄准,完美叼起,华丽转身,只留下一个洁白耀眼的背影!抢劫成功。

同住的姑娘怕蜘蛛,看见蜘蛛便乱叫。

John前来查看情况,他轻轻地将蜘蛛两边的丝挑断,将蜘蛛放在手掌心,走下楼将蜘蛛放在花园里,多么善良的英国爷爷呀!

这便是人与动物和谐而有趣的相处,这样生动的景象在英国随处可见。

我们居住的黑斯廷斯小镇的绿化面积非常大。除了草,就是树;除了树,就是花。

行走英国街头,建筑多为哥特式,神秘而庄严。楼上多雕花,呈现卷曲、柔和、繁密之美,更衬托出建筑整体的挺拔、坚实、清爽、简洁。建筑中最常见的是圆柱,通常竖立在门窗两侧。建筑色彩搭配也十分恰当。最是剑桥和牛津大学的建筑使我震惊,文化和历史的厚重感就镌刻在一寸寸墙壁上。

John经常来接送我们上下学,可是一次晚上他去学音乐,我们便只好自己坐公交回家。下了车,天很黑,还下着雨,树上有知了在奋力嘶哑,路边巨大的蜗牛在默默蠕动,两旁别墅被灯光映射成黄色,就仿佛穿越到几个世纪前的欧洲,吸血鬼横行。突然一辆车停在我们前面,John走下车来拥抱了我们。那晚之后,我们和John的关系更加密切了!

倦游燕,风光满目。在英国的时候,我们爬山,在草地上做游戏,参观城堡、海洋馆,打迷你高尔夫球,玩真人CS,过彩虹节,欣赏了梵高的向日葵,感受了街头艺术……

在国际班里,我结识了两个俄罗斯小哥哥Nikita和Anton。在舞会上,我们一起尽情地跳舞,一起演绎着最原始的自己……

英国人时常讲的三句话:一是“Sorry”,二是“Thankyou”,三是“Excuseme”。

每当我们与他们不小心相撞或者其他,英国人脱口而出的就是Sorry,仿佛这句话已经融入他们的血液里。尽管有时原因并不在他们,反倒令我真真切切感到“Sorry”了。而“Thankyou”恐怕是这世上最能给人成就感的词汇了。

“Excuseme”更是随口挂在嘴边,嘴角带着微笑,似是天使。

英国人流量很大,却从不拥挤。道路不宽,却从不堵车。Ladiesfirst的行为更是数不胜数。

不得不说一声英国的厕所。走进厕所,入鼻是淡淡的果香,人们有序而安静地排着队,一人进一人出,秩序井然。

海外游学很快结束,我们和John挥泪告别,在机场和Ellie相拥。回国后,嘴里说着“Excuseme”却发现原来已经离开,依旧怀念那短短两周的时光,忆那城、那景、那情、那人。这情怀,对东风,尽成消瘦。虽是我第一次走出国门,但终究会影响我的一生。

榆林市一中高一(1)班牛宇香

本文来源:榆林日报-榆林网编辑:贺杰慧

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