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榆林网!
榆林传媒中心主办

二郎山上的“胡思乱想”

发布日期:2017-11-14 16:21
23

1

43

20

二郎山 渭南日报记者雷沛摄

三四岁时,我随父母在神木短住,曾到过二郎山脚下。当时我很想上山玩儿,但因父亲嫌耽误行程,作罢。从此,对二郎山有了模糊的记忆和隐隐的向往。工作后,来过神木几次,但都是来去匆匆。一直到30年后的今天,我才第一次登顶二郎山,弥补了30年前的遗憾。

一千多级台阶一层层爬上来,三十多个庙宇一个个看过去,在山顶一览全城,俯瞰两河,品味着这山、这城、这里的人。

二郎山美在独特,美在两河绕一山。它南北长、东西短,像一个又长又“薄”的巨大屏风。二郎山的顶不是一个尖,而是一条一千多米长的山脊,宽处不过几十米,窄处仅容一人通过。站在最窄处向下望,山体两侧都是悬崖峭壁,东坡下窟野河沿山而下;西坡下芹河绕山南流,在山的南端汇入窟野河,形成了独特的“两河绕山”之景。

在山顶隔河遥望县城,觉得二郎山真像一面巨大的屏风,千百年来为神木城阻挡风沙。

二郎山有很多名字。因在城西,也叫“西山”;因山势有双峰突起,中间稍低凹,形若驼峰,又叫“驼峰山”;明武宗皇帝朱厚照,游经此山,看其形似自己书案上的笔架,又赐了它一个文雅的名字——“笔架山”。但耿直的神木百姓不买皇帝老爷的账,流传最广的还是“二郎山”这个名字。

关于“二郎山”这个名字的来由也有两个版本。一说“二郎”指的是杨戬,另一说“二郎”指的是被宋真宗敕封圣号曰“清源妙道真君”的赵昱赵二郎。而当地老百姓更认同第二种说法。因为窟野河自古水患多发,特别是明万历年间,大水曾淹没了整个神木城,城内死伤严重。为了镇住水灾,明朝官员才在窟野河畔的山上修了二郎庙,因此,此山被叫做二郎山。

82岁的杨文岩老人还记得70年前那次窟野河发大水,“窟野河的名字由来就是因为水性太‘野’,不受控制。1946年那次大水都从神木旧城里的凯歌楼淹上去了,光城里就推走了十八九个人。”这也给神木老一辈人留下了悲痛的记忆。我猜想,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当代神木人才更愿意接受此“二郎”是指那位治水之神的传说。

如今的窟野河不再野了。听导游说,因为县城上游30公里处建起了常家沟水库。

二郎山不大,却有大大小小三十多座庙、殿,香火很旺。佛、儒、道各路神仙会聚一山。像大多数中国人一样,神木的老百姓也没有固定的宗教信仰。拜神像过日子一样,讲究实在、实惠,也不管谁是儒谁是道,他们说:“哪个神神灵验,我就信哪个神神。”想要求子,就去娘娘庙;要考大学,就去拜拜孔圣人;要抽签,那就去找真武祖师……又或者说,二郎山才是他们固定的信仰。

榆林日报记者高苗

2

本文来源:榆林日报编辑:贺杰慧

微信阅读

手机阅读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