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榆林网!
榆林传媒中心主办

金戈铁马折家将

发布日期:2017-11-14 15:51
22

1

43

43

府谷县荣河博物馆馆藏文物 延安日报记者祁小军摄

从巴颜喀拉山出发,黄河汩汩奔流而来,流入府谷境内拐了一个大弯,将府州城环抱于中。穿越时空隧道,五千年历史在眼前流淌,我们鸟瞰巍巍府州,透过这里的一砖一瓦,依稀可见故土曾经的辉煌。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农耕与游牧文明相互撞击,黄土文化、黄河文化、长城文化、边塞文化交织融合,历经沧海桑田的变幻,演绎了折家将金戈铁马、旌旗猎猎的传奇,谱写了一串串激情豪迈的音符。

大钟楼、南寺、城隍庙、祖师坛、观音殿、荣河书院……始建于后唐时期的府州古城,城建山上,东西临深沟陡崖,南临黄河,北门方向亦为沟壑,古时有吊桥与对面相连。府州古城依山势而建,形似靴状,城墙均为石条砌就,故称石头城。府州城总面积约23万平方米,设有东西南北四大门,另有小南门、小西门、控远门为七大城门。其中大南门、小西门和北门为瓮城。城墙周长2320米。

“党项折家镇守府州数百年,历经五代、北宋等几个朝代,踞边陲重镇府州,抗击契丹、抵御西夏、打击北汉,为捍卫边防、稳定中原和当地人民生息繁荣作出卓越贡献,使府州从一个默默无闻的西北闲地,到设镇、建县、升州,最后成为西北军事门户。可以说,这是折氏家族建的家。”府谷县文管办主任王明清介绍说,府州古城不仅因其城墙坚固,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向为军事要塞,更由于此地在北宋年间曾发生过的一场影响巨大的战事而闻名于世。北宋庆历二年,西夏李元昊率兵十余万进攻麟州,也就是现在的神木杨家城。西夏军到达府州,时值夏秋之际,天气炎热,不利鏖战,府州守军以逸待劳。而此时府州守军兵力不足三万,敌强我弱,兵力差距十分悬殊,且救兵远在河东,形势十分严峻,但府州军民以一当十,争先用命,士气十分高涨。西夏军攻打府州主攻方位在控远门和大南门方面,控远门在山下,为第一道防线,大南门为第二道防线,且大南门为瓮城。

那么瓮城是怎样的一个形制呢?其实它是城套城,也就是说城中有城,门内有门。因它形状像生活用品中的瓮,故称之为瓮城。

西夏军攻入大南门瓮城后,外城门关闭。城头四周,守城军民居高临下,万箭齐发,矢石乱下,西夏军死伤惨重,后又转攻水门,想用断水的办法困死城内军民。西夏军哪知城内水源隐蔽极难发现,李元昊派兵多方侦探,始终没有发现水源线索,无奈再次强攻,苦战七天,西夏兵马死伤不计其数,攻克府州已无任何希望,李元昊只好率领残兵败将撤离府州,转攻丰州去了。府州军民英勇抗击外族入侵的捷报传到京城,北宋王朝下旨褒奖折家将士,并修复了损坏的城池。

历史的烟尘虽离我们远去,但折氏家族镇守府州保家卫国的英勇壮举给我们留下了永恒的追思与遐想。而今,时光浩渺,这座带着硝烟记忆的英雄古城已先后成为省级历史文化名城和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为一代代瞻仰者留下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的精神滋养。

渭南日报记者 郭艳

2

本文来源:榆林日报-榆林网编辑:贺杰慧

微信阅读

手机阅读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