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 专题 > 穿越秦晋峡谷 探秘黄河文化 > 榆林段 > 人文历史 > 正文

母亲的哈镇情怀

1

43

1

资料图片

榆林日报记者 解永刚

近期与沿黄采访团一起来到府谷哈镇,拜谒马占山纪念堂。哈镇美丽的山山水水,勾起了我的记忆,心里很是感慨,自然想起我的母亲。我在飞奔的采访车上,用手指轻点手机,回忆着母亲生活中的点滴片段。

我的母亲是共和国成立后,第一批被分配到府谷的女教师,1953年,她从榆师毕业,与好几名女同学骑着骡子,走了7天来到府谷,她们中有的被分到了黄甫,有的被分到了麻镇,母亲则被分配到了哈镇。当时的哈镇不算太落后,因受到马占山军队的影响,人们的思想文化进步不小,母亲受到了家长和孩子们的热情欢迎,工作很顺利,但唯一不好的是离榆林太远,一年只能回一次家,暑假只能与同学们聚会在府谷,相互鼓励着,太想家的时候,几个女同学坐在黄河边上,偷偷地哭鼻子。过年回家时,母亲常常会带一箱海红果,算是回家的礼物。早年我听母亲说过,她父亲——我从未见过面的外公最爱吃哈镇的海红果,正月十五一过,母亲便要和父母告别,而外公因为身体不好又太想女儿,积劳成疾,重病缠身,母亲知道忠孝不能两全,含着眼泪又踏上了辛苦之路。

母亲工作认真,把全部精力投入到教学当中,经常是模范先进,受到学生和家长的爱戴。一天,母亲收到家里的急电:父亲病危速回。她立即请假动身,9天后赶回家里,但外公离去已经7天了,她在外公的坟前嚎啕大哭,悲伤不己,未能在外公临终前赶回,成了母亲一生的最大遗憾。1955年,母亲终于调回了榆林,先后在青云、巴拉素、牛家梁当教师,她经常提起府谷哈镇。几年前,我与大姐、三弟驾车陪同母亲前往哈镇,以完成她的心愿。故地重游,母亲特别兴奋,回想昔日的辛苦岁月,真是感慨万千,更巧的是她的一个50多年未曾谋面的学生也来学校重游,师生见面,分外热情,激动的场景感动了周围许多人。

第二年,哈镇小学举行校庆活动,母亲接到邀请从西安专程赶回来,不巧我和弟弟都忙于工作,不能送往,劝她不要去了。母亲既不和我们争辩,也不怨我们,80岁高龄的她买了一张车票,与在哈镇工作过的陈老师一起去了哈镇。我和弟弟十分内疚,总为她的安全担忧,三天后,母亲平安回家,她兴奋了好几天,话题总是不离她的学生们,还把一枚教师纪念章珍存起来,仿佛传家宝似的。

我的女儿考上教师后,母亲特别高兴,女儿结婚时,她送给孙女两件礼物,一件是上万元的金项链,另一件就是从哈镇带回的那枚教师纪念章。

女儿说:奶奶给的礼物都很珍贵,尤其是那枚教师纪念章,是奶奶对孙女的殷切期望,是任何金钱都买不来的。

(我在哈镇和母亲用微信聊天,问她有没有在哈镇时的照片,没想母亲珍藏至今,让我十分感动,情不自禁写点感想,与朋友们分享,上图是母亲和她的学生,二排右一为母亲。)

2

责任编辑:高丽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