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 区县 > 神木县 > 正文

郭招宽:54年的清贫坚守

核心提示: 刘元则农闲季节外出当木匠,大哥的饭全靠二哥饥一顿饱一顿应付。生活的磨难对郭招宽来说,远不止此。现在82岁的二哥又有病躺在床上,给二哥洗衣做饭、端水喂药,成了郭招宽每天的家务。郭招宽一生坎坷,基本没有什么宽松日子。郭招宽的目标是:照顾好二哥,让二哥安享晚年。

QQ截图20171113180847

1963年春,19岁的郭招宽到神木市中鸡镇舅舅家来串门。外甥女的到来,让舅舅萌生了给她提亲的想法。招宽没对象,正在家里干木工活的刘元则也没结婚,她俩不是很好的一对吗?郭招宽见刘元则长得浓眉大眼,又是手艺人,过日子一定没问题。在舅舅的撮合下,两人的亲事就这样定了下来,年底就结了婚。

上世纪60年代初,国家正处在3年困难时期。招宽兄弟姊妹7个,她排行老大,日子过得很艰难。出嫁时,家里没给她做一件新衣服,母亲把旧衣给她浆洗了一下穿上。招宽坐着毛驴车,和父母一起走了70多公里,来到刘家。刘元则杀了两只老母鸡,一顿鸡汤饸饹,一顿腌猪肉烩菜,两家人在一起吃了两顿饭,就算举行了婚礼。

招宽过门后才知,刘元则8岁时母亲去世,20岁时父亲去世,弟兄三个都没成家。一家人住在两间破旧的土木结构的房子里,大哥智障且没有生活自理能力。刘元则农闲季节外出当木匠,大哥的饭全靠二哥饥一顿饱一顿应付。结婚时,婆家给她连一件新衣服都买不起,日子同样艰难。但她记得小时父母给她说的话:“嫁到谁家,就是谁家的人,一辈子就要对谁家负责,尽本事照顾好一家老小,操持好家务。”一到刘家,郭招宽就挑起一家人的生活重担,缝缝补补等家务活她全包了。

婚后,智障的大哥没有成家条件,二哥也因父母过世早,家里穷,又不多识字,49岁时才经人介绍给人家当了上门女婿。郭招宽先后生了5个孩子,最多时一家老小8个人的生活,全靠丈夫一个人。她在生产队出工一天不误,多挣工分多分粮食。一件衣服老大穿不上了,老二、老三接着穿。衣服补丁补了再补,实在没办法补时,拆了洗干净做鞋用。“嫁到刘家几十年,没睡过一次午觉,没穿过一件像样的衣服。经常天不亮就起床收拾家务、下地干活,每顿饭我最后吃,每晚都是最后一个上炕。”郭招宽说。

54年来,不管农活有多忙,家务有多重,也不管年幼的孩子大嚎小哭,招宽都要把饭做好后端给大哥先吃,她才去干别的活。大哥住的房子整洁,穿的衣服干净。入冬她按时给大哥换上棉衣,夏天及时替换单衣。在大哥生病期间,她给大哥端屎端尿、换洗衣服、喂饭喂药,从不叫苦。

生活的磨难对郭招宽来说,远不止此。2009年4月,41岁的大儿子因病去世。儿子去世给郭招宽造成的心灵创伤还未抚平,给人家当上门女婿27年,已76岁的二哥因年岁大干不动活,2011年春又回到刘家。2011年春至2014年5月,郭招宽同时侍候着3个70岁以上的老人。2014年5月丈夫去世,今年8月大哥去世,她和4个儿女在左邻右舍的帮助下,先后安葬了丈夫和大哥。现在82岁的二哥又有病躺在床上,给二哥洗衣做饭、端水喂药,成了郭招宽每天的家务。

村里不少人劝她把二哥送到养老院,趁自己年龄还不算太大轻松几天,但郭招宽不为所动。她说:“进了刘家的门,几十年的磨难都过来了,现在家里就剩二哥了,我一定要把他养老送终。只有这样,我才能对得住逝去的丈夫。”

郭招宽的家里,没有一件像样的电器和摆设,唯一的家具就是当木匠的丈夫20多年前做的几个小柜子。住了20年的房子经常漏雨。患有胃病和腿疼的她,打针吃药的钱全靠大女儿接济。活了七十多岁,走过最远的地方是2000年有病时,去医院做手术时到过两次神木县城,回娘家时走过内蒙古伊旗阿镇。

今年9月,她被中鸡镇评为道德模范,镇上奖给她两万元,这是她一辈子见到的最大一笔钱。郭招宽永远难忘嫁到刘家,60年代时一个青黄不接的季节,有几天家里没有一颗米,夫妻俩一起到邻居家,靠给邻居说好话借来二升高粱米,再在地里弄些能吃的野菜,度过一生中最难熬、也是最难忘的几天。郭招宽一生坎坷,基本没有什么宽松日子。尽管如此,几十年她从未跟村上、镇上申请过一次救济,说过一句要求照顾的话。

“现在的政策实在太好了。二哥当上门女婿被人家送回来后,今年镇上领导下乡了解到我家的特殊情况,在二哥户口不在镇上的情况下,帮忙把户口迁入我们村,将我们识别为贫困户,破例给二哥安排了低保。眼下,二哥和我有病住院,吃药全报销,都享受着低保,镇上村里有什么好处,首先照顾我们家。没想到我老了老了,没负担的好日子才来了……”郭招宽说。

信念的坚守还在继续。郭招宽的目标是:照顾好二哥,让二哥安享晚年。

责任编辑:姚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