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榆林网!
榆林传媒中心主办
<
>

黄河岸边的母亲——我的外婆张玉珍

发布日期:2017-11-02 22:58
139

1

古老的黄河,九曲回肠,千百年来,奔流不息,黄河历经沙漠,穿越高原,养育了无数的儿女,无论时光如何变迁,它一直这样流淌,悄无声息地见证者两岸儿女的悲欢离合,喜怒哀乐。黄河岸边的母亲们,也是如此默默无闻,活着无法把握自己的命运,百年之后,子孙后代都不一定记得她的名字,但是一代一代的母亲,虽然痛苦、艰辛、压抑、无奈,却坚强、隐忍、宽容、善良,无私地为男人、为孩子、为家庭奉献自己的一生,给他们一个温暖的家园。

我的外婆张玉珍就是这样一位平凡而又伟大的母亲。外婆1930年出生于清涧县黄河边一个不知名的小村庄,一生说不尽的坎坷,道不尽的辛酸。7岁丧母,继母严厉,还是小女孩的她就承担起了烧火做饭、照顾弟妹的生活,一转眼就是10年。

18岁的时候,外婆嫁给了外公,在今天女孩子还在父母膝下承欢的年龄,开始伺候一家老小,每天天不亮开始忙碌,仿佛永远不知疲倦,还没有任何话语权。

外婆一生养育了两儿四女,虽然都没有做官发财,但是他们性格中多少都有外婆的影子,尤其是面对苦难时的坚韧和不屈。外婆这一生最大的痛苦来自于二舅舅,二舅舅年幼因病致残,为了不让他受人歧视,外婆便把他送去上学。二舅舅心灵手巧,还是前后村有名的赤脚医生。要强的外婆要给二舅舅说媳妇。二舅妈从小父母双亡,订婚不久,她伯父作为家里的主事人却反悔了,其实无非是想多要点彩礼钱。外婆心里着急,农村每五天逢集,她就逢集给还未过门的二舅妈带着自己亲手做的好吃的,三年时间从不间断,她的诚心感动了二舅妈和家人,二舅舅和二舅妈正式成亲,结婚那天,外婆步行了几十里路去县城给二舅舅买了当时最流行的迪卡兰做衣服。婚后他们生育了三个子女,因为二舅舅的身体原因,从未分家。

命运无情,1992年,刚刚40岁出头的二舅舅因病去世,留下三个年幼的孩子,已经63岁的外婆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儿子离开却无能为力,几次晕厥。

埋葬了二舅舅以后,外婆一夜白头,精神崩溃。可外婆终究是坚强的女人,没有被生活打倒,看着二舅舅三个年幼的孩子,她不能让九泉之下的儿子放心不下,便再次站了起来。4年后,外公去世,又过了2年,大舅妈也走了,外婆遭受接二连三的打击,可她知道,只要她还有一口气,就必须撑下去。

我小的时候,最喜欢去外婆家,表兄弟、表姐妹们也是一样,放假外婆家就是天堂,外婆变着花样给我们做好吃的,总是尽量去满足我们。小时候的棉衣棉鞋,很多都是外婆亲手做的。2010年我结婚的时候,80岁高龄的外婆亲手串了两个“枣山山”,把她的爱和祝福带给我。

外婆一生经历了很多的苦难和不幸,但是她上孝父母,下教子女,照顾丈夫,把所有的爱和心血都给了亲人。她养育了6个儿女,养育了自己的幼妹,养育了外公的3个堂弟堂妹(他们的父亲去世早),养育了二舅妈的幼弟,17个孙辈都是她伺候的月子,她看着他们长大成人,看着他们结婚生子。她这一生把所有的爱都给了亲人,却唯独没有她自己。

已为祖母的母亲回娘家依旧像个孩子一样躺在热炕头,80岁的老娘会端来一碗热饭,母亲说只要外婆在,她就觉得自己还是未出嫁的姑娘。外婆总说自己一辈子围着锅台转,舍不得让孩子们辛苦。

2008年,外婆病危,一群儿孙俯在医院的病床前,嚎啕大哭,从死神手边抢回了她,2014年国庆节,我们为85岁的外婆过了一个生日,五代67个人欢聚一堂,为她唱歌跳舞,为她点上蜡烛,送上祝福,我看见亲爱的外婆笑着笑着落了泪。

如今,外婆已经88岁了,拥有70多个后代,但她不愿意与任何一个儿女同住,只是倔强地守着自己的家,这个家,只要外婆在,就是最大的财富。

外婆只是一个普通的母亲,而黄河岸边每天都有这样的故事在流传,只要你愿意去走一走、听一听。

榆林日报记者马蕊

2

本文来源:榆林日报-榆林网编辑:贺杰慧

微信阅读

手机阅读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