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榆林网!
榆林传媒中心主办
<
>

没有比脚更长的路

发布日期:2017-11-02 22:56
121

1

出了佳县,顺着沿黄公路一路向南行驶,不久就进入了吴堡县城。夕阳的余晖下,群山逶迤,黄河静默,陕晋隔河相望,别有一番壮美。从地图上看,黄河在吴堡县城形成了一个小小的弓形,风水学上谓之“玉带环腰”,藏风聚气,形胜上佳。或许得益于此,吴堡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尤其是作家柳青和慕生忠将军,一文一武,堪为吴堡双壁。从思想观念的破冰,到身体力行的实践,此二人用一生的经历和实践,向世人证明了一件事:没有比脚更长的路。

柳青,《创业史》的作者,被路遥奉为“精神导师”,他们都是文学的圣徒,像苦行僧一般写作。陈忠实更是毫不讳言《创业史》对自己的影响,说自己购买了很多《创业史》的版本。进入新的历史时期,柳青在一些经典系列和文学史的编撰中遭到了质疑和别样的处理,但是,柳青与他的作品已经超越了文学的界限,走向了更为广阔的社会生活中。之前在陕西省境内,柳青已经成为一个文化偶像,这也使得柳青正在被符号化和神化。

笔者无意评价柳青的文学成就,但是,我以为先生的业绩,留在精神层面的甚至比文学领域的还要多。晶亮的额头、黝黑的眼睛,留着小胡须,如果不是那副眼镜,把他放在陕北的任何一个农村,他就是一个朴实的“陕北老乡”。他为了写作渭河平原的人事,在西安一蹲就是八年,以至于中央的一项政策出来,他就知道老百姓是哭还是笑。但是,很少有人知道,这个“杰出的作家,农民的儿子”,俄文、英文俱佳,他不多见的西装革履照,气质丝毫不输那些留学欧美、沐浴西风的民国名流。在柳青前期的作品中,甚至有很多欧化的语言句式,但是到了《创业史》中,就完全是农民的语言了。从这种巨大的反差,至少可以看出,柳青对于农民的情感是真挚的,他有一种发自内心的与农民打成一片、融为一体的冲动和渴望。

10月19日上午,习近平同志参加党的十九大贵州省代表团讨论。遵义市播州区枫香镇花茂村党支书潘克刚回忆了2015年6月16日总书记在花茂村考察时讲到的党的政策好不好,要看乡亲们是哭还是笑。习近平说:“这句话是作家柳青说的,柳青跟老百姓融入一起、打成一片,中央的文件下来了,他都知道房东老大娘是哭还是笑。党政干部也要学柳青,接地气。毕其一生,他都在用自己的双脚丈量农村的路,感知农民的喜怒哀乐,这或许才是柳青于时代的真正价值所在。

与柳青相比,慕生忠的知名度则要低很多。除了军事迷和西藏人民之外,这个名字对外地人而言几乎都是陌生的。但是,他一生的所作所为,于国家、人民、社会的贡献,都是值得大书特书的。“寻找”格尔木和缔造青藏公路,这两件事已足以让慕生忠这个名字为历史所铭记。

1953年,慕生忠率领数万头规模的骡队进藏,为解放后进驻西藏的人民军队供应粮食。有了第一次进藏的经验教训,他们决定走一条新路。慕生忠听说有个名叫“格里峁”的平川,可以避开恶劣的地理环境,绕道去拉萨,于是便派遣随行人员去寻找。将士苦寻多日无果,慕生忠便说:“帐篷扎在哪里,格里峁就在哪里。”此后,这块当时由六顶帐篷围成的地方,便成为今天进藏大本营——格尔木市的雏形。

两次进藏经历,无路可走成了慕生忠最大的心病。之后,他率领两千多名官兵切断25座横亘的雪山,用7个月零4天建成了世界上最高的公路——青藏公路。

“双脚磨破,干脆再让夕阳涂抹小路;双手划烂,索性就让荆棘变成杜鹃。没有比脚更长的路,没有比人更高的山,追求的人生丰富多彩。”柳青和慕生忠,这两个吴堡人,带着吴堡人特有的朴实坚韧走出陕北,走向全国。尽管起落沉浮,但他们始终未忘初心,为了既定的目标勇往直前。正如沿黄公路的建成,虽然历时15年,但最终成为了陕西的1号公路。

渭南日报记者王宪辉 牛纲

2

本文来源:榆林日报-榆林网编辑:贺杰慧

微信阅读

手机阅读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