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 专题 > 穿越秦晋峡谷 探秘黄河文化 > 奇景独观 > 正文

站在狗头山伸手能摸天

1

15

山,造就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它是大地上的奇迹,高耸与壮美,惊险与多彩,给人以昂扬向上的力量,让生活多了滋味,有了生动的故事。

在延长,有一座以惊险、奇峻闻名的石山,方圆百里人人皆知。这座山,位于雷赤镇南河沟社区,因外形酷似狗头,被当地人称为“狗头山”。若不是身临其境,你怎么也不会想到,在黄沙飞扬的黄土高原上竟有如此一座险峻、毓秀的山峰,刷新了人们对这片热土以往的认知。

一路蜿蜒前行,山连着山,路渐渐被甩在层层大山之后。山里的清晨有点冷,却丝毫不影响欣赏美景的心情。太阳初升,千山初醒,目及之处,雾气萦绕,裹挟了远山近岭,山峰轮廓若隐若现,犹如仙境。

约莫行驶了一个小时,刚转过一处弯道,“石阁山风景区”的路牌便跃然眼前。顺着路牌指引,行驶了6公里后,便到了“狗头山”。“邑志云:石阁山,形似阁楼,高耸入云,奇峰也。其南峰悬崖壁立,岚光直侵霄汉,石磴连级,云路遥接西天,是宜邑之文峰,岂非奇观也哉。”一段道光十年(1830年)所写的《石阁山重修石阁序》,向世人讲述了狗头山的兴衰过往。据载,狗头山北边平缓,柏树成林,四季苍翠;南边悬崖绝壁,深渊万丈;东西地势陡峭,昔有城墙围之。山上有庙宇,始建于唐朝末年,兴盛于宋朝,曾为晋陕两地群众祈福、拜神胜地,每年约有万余人前往。清同治八年,因战乱,所有庙宇殿堂毁于一旦,后又重建。

山路崎岖,行至山顶,在坍塌的房屋和残破的石碑中,隐藏着一口石井,泓泓清水给这残垣断壁增添了一分灵气。据说,这口井深三丈五尺,井水常年不干,极为神奇。任由草木打湿衣服,贴着崖边小路前行,到达狗头山最为险峻的地方,一条仅容一人通过的石梁对面矗立着一座三层石塔。石梁中间还有一个酷似龟头的石崖伸展在当空,石崖下面是万丈悬崖。过石崖,立于塔前,颇有“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感觉,仿佛稍稍伸一伸手,便能够到天。在当地,亦有“站在狗头山,伸手摸着天”的说法。

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薄雾散去,澄空如洗。一柱光线,从九天之上投注在群峰之上,曙色点燃群山峰峦。极目远望,巍巍吕梁其貌尽收眼底,群峰逶迤,山风凛冽,芦草摇曳,不知名的鸟儿偶尔在林间低唱,好不惬意!远处,黄河大川隐隐可见,田间阡陌纵横,地上不知是何物,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耀眼的白光。这是一幅不用浓墨重彩勾勒的山水画,心旷神怡的感觉油然而生。

一段传说,为这座圣山披上了神秘面纱。

16

延长童湾自然风光榆林日报杨彬摄

刘扶德是土生土长的石阁山村人,年近五旬,自儿时起,一旦有闲暇,就会登上狗头山,和这座心中的圣山分享喜与乐、分享苦与酸。平日里,他时常会沿着那一条又一条无比熟悉的山路,一次次地讲述着那独属于狗头山的故事。“狗头山原本叫做石阁山,因为天天在升高,年年在变样,人们感到奇怪,就称它为活山。”

相传,狗头山历经了三次易名,最终定名为“狗头山”。至于真假,早已无从考证。相传,在秦末汉初之时,一南人途经石阁山,因天热疲惫就到石崖下歇息,顺手脱下草帽,放在头顶的石头上,就酣然入睡了。觉醒之后,他去拿帽子,却够不着了。惊呆之余,他想山能升高,必定有宝。于是,下山请来石匠取宝。可是,白天凿,夜晚平,一点没有进展。因此,他便要求石匠昼夜不停地开凿,终于在三丈深的地下发现了一颗狗头,金光闪闪,便取走了。从此,这座每天长高的石山不再长高。山顶上只留下一眼石井。当时这南人贪心不足,仍在寻宝,结果在山腰处发现了蜜蜡洞,他认为此山是风水宝地,便把从别处取来的聚宝盆埋在了山腰下的沟里,并在旁边栽了棵柏树作为记号。等他再来取宝时,但见柏树郁郁葱葱,却根本找不到埋盆的地方了,后人便把这条沟叫作柏树渠。自此,石阁山更名狗头山。

临风远眺,依然感觉到狗头山与大地紧密相连的坚实与厚重。这莽莽大山像卫士一样,将一切信息阻隔在山外。走出大山看看外面的世界,对于石阁山村人而言,是迫切的希望,更是想要改变命运的无声呐喊。

八百里的沿黄公路通了,为刘扶德们带来了希望,通过旅游综合开发,狗头山即将以新的容貌走近世人,步入越来越多人的视野中,让石阁山村民们挺起了腰杆,有了伸手“摸天”的底气,尽快走上致富路、过上好日子。

站在狗头山,伸手能摸天。

渭南日报记者杨晓妍

2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狗头山 石阁山
责任编辑:贺杰慧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