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 专题 > 穿越秦晋峡谷 探秘黄河文化 > 黄河儿女 > 正文

路遥,家里一切安好,勿念

核心提示: 终于可以到路遥的老家郭家沟村看看了!当沿黄公路采访团抵达延安市延川县,看到当地政府安排的采访行程里有路遥故居时,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

13

40

路遥故居榆林日报杨彬摄

终于可以到路遥的老家郭家沟村看看了!当沿黄公路采访团抵达延安市延川县,看到当地政府安排的采访行程里有路遥故居时,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

从中学开始,我就喜欢阅读路遥的文学作品。上大学及读研时,学的是中文专业,自然有更多的时间,让我尽情沉浸在“平凡的世界”里。从作品著作到评论研究再到纪实传记,只要和路遥有关的文字影像,我都会想尽一切办法找来细细研究一番,痴迷且痴情,甚至有点“走火入魔”的意味。用先生的话讲,当是有“初恋般的热情和宗教般的意志”。而这一切,皆因路遥及其作品一直带给我前行的力量,至今都是。

路遥曾经的苦难生活,我在阅读中早已知晓。但不知为什么,也不知从何时起,我特别期待去他的老家郭家沟村走一走,看看他曾经生活、成长的地方,究竟有过怎样的苦涩和甜美。也许是因为尊崇,才会产生这般心疼。

郭家沟村距延川县城并不远,大约5公里。也好找,村前的半山腰上立着一块巨型广告牌,上书“路遥故居”几个大字,大老远就能看见。顺着山下那条硬化的道路进村,没走几步就到路遥家了。

是的,到家了!硷畔上,种着南瓜,栽着豆角,藤蔓缠绕间偶尔又长出几株陕北农家常见的花卉,这一切应该还是曾经的模样吧;院子里,一盘石磨,两孔土窑,窑面上挂着串串红辣椒,窗台上晾着根根玉米棒,一看就知道又是一年好收成;掀开门帘走进屋,此屋正是路遥和养母养父居住的地方,旧时面料的被褥叠放整齐,老式花纹的碗盆应有尽有,他们全家人昨晚一定还住在这里。

在窑洞墙上挂着的几幅老照片中,我忽然看到路遥养母李桂英的照片。啊!原来老人家生前也留下了照片。尽管只是一张黑白照,但足以令人欣慰。这位可敬的老人,当年为了不让县城读书的路遥忍饥挨饿,多少次在前川后沟乞讨要饭,有一次还被两只黑狗追着咬。世间伟大的母亲,总是宁愿自己吃尽苦头也要为孩子换回甘甜。儿子去世后,这位可怜的母亲多少个昏天暗夜精神恍惚,嘴里却能清晰地呼唤:“卫儿(路遥小名),回家,妈给你做钱钱饭(路遥生前最爱吃的家乡饭)。”而此时,她的丈夫王玉德也已去世多年。

我曾为写大学毕业论文,系统翻阅过大量关于路遥的资料,始终未见到一张李桂英的照片。网络上能找到的,仅有北京画家邢仪为老人画过的四张油画像。前些日子,我去清涧路遥纪念馆参观,见到展示的众多路遥家人照片中,也只有她老人家是油画像。当时,我站在老人的画像前,沉默良久,悲从心起。而现在,好了!老人的照片就该挂在自己家里,况且她的身旁还挂着儿子、儿媳、孙女的照片,一家人其乐融融。

路遥家的窑洞,现在不止两孔。为了将这里打造成文化旅游景点,当地政府又征购了路遥家左邻右舍的十多孔窑洞,并进行了全面维修,分为不同的展室,陈列着路遥的作品、手稿、书信、合影以及一些纪念路遥的题词等。记得有一年,从新闻上看到,路遥家的院子里荒草丛生,门窗破烂不堪,令人唏嘘与叹惋。好在路遥故居现在又基本恢复了他生前时的模样,呈现出原始、宁静、古朴、整洁之美。据讲解员介绍,自2016年6月6日对外开放以来,路遥故居几乎每天都有本地或外地的社会组织和个人前来参观。

在路遥故居,悬挂着一条红色横幅,也是唯一的横幅,上面写着“陕北的光荣、时代的骄傲”几个白色大字。在青山绿水中,红白相间的色彩显得格外醒目。说来也巧,延川郭家沟是长篇小说《平凡的世界》中双水村的主要取材地,而电视剧《平凡的世界》中双水村的主要取景地也叫郭家沟,只是在绥德而已。路遥出生在榆林清涧,却成长于延安延川,一个作家与陕北仅有的两个市均有关联,一部作品又巧妙地将这两个市连接起来。所以,路遥首先是陕北人集体的光荣,也是陕北以外的人们共同热爱的伟大作家。

参观结束,即将离开时,我又忍不住回头望了望那两孔窑洞,心里默念一声:“路遥,我今天到你家转了转,家里一切安好,勿念!”之后,川道的秋风吹落我一脸泪花,满是凄凉与悲壮。

榆林日报记者郝彦丰

14

责任编辑:贺杰慧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