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 文化 > 剪纸 > 正文

张晓梅艺术作品选登

《别出新裁—张晓梅剪纸艺术作品集》是朔方文投集团支助百名艺术家系列活动中首次推出的本土艺术家的个人作品集。

为响应“一带一路”文化艺术交流精神,弘扬传统文化,发展社会主义文化新生态,整合资源,挖掘人才,打造陕北文化创意产业基地,朔方文投集团推出支助百名艺术家系列活动,陆续推出反映本土文化的图书、音像资料等。

2

敦煌

1

鱼神

3

米面场

4

红花被

5

花石庵

6

7

夭桃

8

莲心

朔方文投集团从成立之初就把推动陕北文化产业建设作为企业的第一目标和根本价值。目前已建成朔方博物馆和朔方美术馆,该馆成为我市第一家获得国家文物总局认证的非国有民办博物馆,目前被榆林市高新区设立为“历史文化教育基地”。为更好地挖掘榆林国家级非遗项目,公司成立陕北非遗项目研究工作室,对榆林小曲、陕北民歌、靖边跑驴、横山老腰鼓等进行专门研究和收集,并对本土剪纸、泥塑、刺绣等特色民俗文化和老艺人进行长期跟访、合作,给予力所能及的支持,致力将榆林非遗文化元素和市场对接,助力陕北文化取得进一步传承和发扬。

晓梅的作品是可以在一堆作品中瞬间就蹦出来的精灵,有强烈的辨识度,繁密中透着简洁、惊艳中透着神秘、流畅中透着秩序,是其艺术探索和精神世界的完整呈现。她的剪纸循循善诱,满足人内心隐秘的探索欲望。每一幅作品的呈现都与她对生命的感悟密不可分。炉火纯青的阴阳节奏透露出创作者独特的装饰语言系统。文化的滋养,使其作品闪耀着智慧和气质的光芒,“有恃无恐”地表达着天马行空的情感思绪。正因如此,我们才能在众多作品中迅速识别出她的存在,感受到她温暖浪漫的情思。

疏影横斜,暗香浮动,张晓梅用剪刀和纸活在自己心灵深处,何其快哉地演绎生命静好!

——剪纸评论家王继红

张晓梅的剪纸艺术世界“无所不包”,但凡她想到的、看到的或经历过的,都被她用剪纸表现出来,剪天剪地剪神剪鬼,在红色的纸面上剪出了红色历史,以蓝色为底重说“兰花花”的故事;在阴刻文字中剪出了纯真的《儿时游戏》,用填色五彩为竹兰梅菊添香……张晓梅的剪纸似乎就是为梦想和追梦而诞生的。

传统工艺与女性气质在张晓梅的剪纸里并没有被消解或消失,而是兼而有之。她将现代意识纳入传统艺术,在剪纸的有限结构里展示了传统艺术的表现张力。同样是在局促的框架里使用有限的符号,不同的是,她的羽毛无不是飞翔的,她的水纹无不是流动的,她的花瓣无不是因绽放而飘零的……所有的线条都显得圆润而饱满,用超俗的想象力和精湛的技艺重新诠释“传统”的艺术价值,完美地再现了陕北文化的精髓:开放、包容,因而多元、大气。

——著名女性学者李小江

张晓梅是一个寻梦者,更是一个梦的缔造者。她通过一幅幅精美的剪纸将那些神秘、奇特、繁复的梦幻一一呈现在人们眼前。那些身着羽毛的人,那些长着人头的兽,那些形象奇异色彩绚烂的花朵,那些在暗夜发光、飞翔的生灵。那些神奇的种种只有在梦的深处才会显形、出现。在她的作品中,许多形象诡异奇特,充满了神秘而玄幻的智慧。

她的作品或唯美或简洁,或繁复或深刻,都是一个自我运行的完整系统,一个完整的世界。

——延安社科联副主席王炜

张晓梅的剪纸一直以富有浓郁的传统韵味、深邃的文化内涵、强烈的现代审美情趣和鲜明的个人风格而风行于世。她是创新型剪纸的开拓者与先驱。

她的民俗剪纸纯朴率真,小曲剪纸温婉动人,尤其是那些与文学绘画一脉相通的装饰性剪纸,其婀娜律动的线条、夸张浪漫的造型、千回百转寓意深远的画面,配之以沉静而斑斓的色彩、如书又似画的文字,犹如美声唱法的一曲曲咏叹,不石破天惊亦自扣人心弦、动人心魄。这是榆林剪纸乃至中华剪纸中的一种变异,是传统剪纸与时尚和谐融合的一种大胆独到的艺术拓展,有如炽焰中的凤凰,是那样神采飞扬、明艳灿烂,令人赏心悦目,遐思无限。

——榆林剪纸学会主席、市黄

土文化协会主席张芳张晓梅的作品是在灵感迸发的激情和极度的快乐之中完成的,充满了勃勃的生机、浓浓的生意、飘飘的生气。走进她的作品,你会沉浸在像喝了黄酒的飘然之中,心中一定溢满了坦然的喜悦和静谧的情思。

她用剪刀营建了一个世界,这个世界通向了远古、洪荒之境、人生之端,生命之流从剪刀下滚滚而出,在源头看到了人类祖母,又一点一点地变,就像是百变女郎。身影和灵魂在不同的作品中掠过,留下生命的基因,使生命的河水浸漫了作品的每一纳米。剪纸突破了时空关系,从历史到现在,从一维到多维。具有“化景物为情思”“览物得意”“写物创意”之感,显示出生命节奏的流动。努力脱离空虚之境,突破自然蒙蔽着的阴霾,超越自身的局限而神驰于诸天的灵境,遨游在广阔无垠的宇宙里。这大概是卢梭的话,正应了晓梅的剪纸。她也因此塑造了自己的性格,形成了自己的气质,造就了自己的美丽。

——西华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李东风

张晓梅对陕北剪纸的最大贡献,是把民间艺术创作的“集体无意识”转化成了“个体有意识”。后面这个词是笔者自己所生造的,但旨在说明,她把一种传统的手工艺变成了艺术家的专门创造。在陕北,这样的人不在少数,但为笔者所钦佩的,非晓梅女士莫属。艺术所呈现给人的,并不是自然主义,并不是对自然之物的忠于和摹写,而是透过这些表象,寻找到真正的生命之源,揭示出人类生存的意义。而这一点,笔者认为张晓梅真的是做到了。

——陕北文化学者王海珺

张晓梅不菲的成绩是十年面壁、十年生聚的结果,是她勤学冥思的结果。她孜孜不倦、博采众长、善于吸收现代艺术理念,自觉学习和借鉴各种相邻艺术和民间艺术,从古老的岩画、陶器花纹,钟鼎图案、汉画石像,帛画(楚),到壁画(敦煌、当地)、年画,雕刻(石雕砖雕木雕);从各地剪纸、刺绣,到唐卡(藏族)、蜡染;从小人书连环画到现代主义绘画(西方),无不兼收并蓄,含英咀华。她把民间美术符号元素(鸟兽虫鱼等传统象征符号)巧妙地植入自己完美的构思。她的作品既有传统艺术的神韵、传统文化的底蕴,又符合现代人的审美观念。她的作品的确改变了人们对剪纸的看法,她使被一些人漠视和淡忘的民间艺术大放异彩。

——榆林学院教授贾永雄

责任编辑:贺杰慧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