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榆林网!
榆林传媒中心主办
<
>

北方地区武装斗争第一枪

发布日期:2017-10-10 17:11
85

除鄂、粤、赣等省外,八七会议不久,其他地方党组织领导的武装起义还有:1927年10月唐澍、白乐亭、谢子长等领导的陕北清涧起义。

——摘自《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一卷上册

日月如梭,岁月如歌。

在全国各族人民满怀豪情迎接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胜利召开的前夕,我们迎来了清涧起义90周年纪念日。

1

谢子长

2

唐澍

3

白乐亭

4

李象九

1927年10月爆发的清涧起义,是贯彻党的八七会议精神,在中共陕西省委直接领导下,由共产党员唐澍(唐东源)、白乐亭(白明善)、李象九、谢子长(谢浩如)等同志在西北发动的首次武装起义,也是当时在全国爆发的比较早的武装起义之一,它在陕西党组织领导武装斗争的历史上揭开了新的一页,是中国北方地区武装斗争的第一枪。它同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南北响应,震撼西北,影响全国,是树立在党史上的一座永远的红色丰碑。90年过去了,清涧起义的枪声和硝烟已经远去,但起义者的革命精神和英雄气概,与日月同辉,与山川永存。

二十年代的陕北处于军阀井岳秀的反动统治之下。井岳秀部下有个营长,名叫石谦,号益斋,是陕西白水县人,因腿有残疾,故人称“石拐子”。石谦出身贫苦,在一定程度上同情革命。石谦早年任连长时,部下有个班长叫李象九,是石的同乡。1923年李象九曾去北京与李子洲、呼震东等“共进社”成员接触,具有革命思想。石谦担任团长之后,于1924年9月间提拔李象九任一营三连连长。三连从1924年秋组建到1925年夏一直驻守在瓦窑堡,1925年秋,李象九连移驻宜川集义镇。外界称学生连。这是以后李象九部队的根底,是后来清涧起义的一支主力,另一支主力是谢子长担任连长的十二连。

1926年秋冬,冯玉祥入陕,解西安之围,改编了陕西的军队。石谦部队的番号改为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第六旅(冯部建制旅下不设团),石谦当了旅长。六旅共辖三个营,辖谢子长、白雨山、韩起胜、雷进财4个连。1927年1月李象九当了营长。石谦部队李象九营驻守清涧,祁梅卿营驻守延长,康子祥营驻守宜川。

1925年初中共绥德特别支部成立,李象九任井岳秀部石谦旅连长后,绥德特支多次派共产党员白明善、李瑞阳等去宜川,在李象九连将王有才、李瑞成、史唯然、闫红彦、呼延震西等30多人发展为党员,成立了陕北第一个军队支部。1926年春,绥德党组织派共产党员李瑞阳到石谦部工作,建立了党的特别支部。同年暑假中共绥德地委又从绥德师范学生中派出一批党团员骨干充实到部队。到1927年夏,石谦部队中有共产党员70余人。1927年8月,根据革命斗争需要,党的特别支部改称为军支,直接受中共陕西省委领导(特支原由绥德党组织领导)。当时,由陕西省委直接领导的有4个军支,第一军支在许权中旅,书记高敏文;第二军支在甄寿山师,书记刘味冬;第三军支在石谦旅,书记白明善;第四军支在李子高旅,书记张汉民。除军支外石谦旅和许旅还有党团委员会组织,计划并指挥本旅军事行动,还负陕北军运之责。石谦旅党团委员会由三人组成,书记唐澍、委员李象九、谢子长。

1927年春,陕西地区处于大革命高潮,部队党组织派共产党员到附近学校兼课,给学生上操,传播革命思想,到农村建立农民协会,帮助和支持农民抵制苛捐杂税,组织农民开展抗粮、抗税、抗差斗争,在社会上形成一定影响。

1927年7月,白色恐怖笼罩西安。中共陕西省委密派省军委书记魏野畴、军委成员唐澍和在西安工作的白明善等同志在陕北巡视工作,布置军事斗争。他们来到延安省立第四中学,找到中共延安地委书记田伯荫(公开职务是校长)、团地委书记焦维炽(公开身份是教师),了解大革命失败后各地的状况,讲解全国革命形势和党的任务,并通报了西安的情况,商量了应付突然事变的策略。指示党团组织迅速转入地下活动,保存革命力量,待机开展新的革命斗争。然后,他们就急忙赶到清涧县城,召开了石谦部队党团组织负责人会议,研究了军事工作。魏野畴在清涧约住了一星期,即东渡黄河到河南杨虎城部开展兵运工作。为了加强党在部队的力量,省委决定唐澍、白明善同志留在石谦部,加强党的秘密工作,做好武装反抗陕北军阀井岳秀的准备。按照省委指示,由唐澍侧重抓部队军事工作,白明善任石谦旅军支书记,着重负责该旅的政治组织领导和宣传教育工作。

5

清涧起义指挥部旧址

石谦部队在清涧驻扎期间,革命气氛十分浓厚,一扫旧军队的恶习。1927年4月28日,李大钊同志被军阀张作霖杀害的消息传来后,群情激愤,党组织及时组织部队在清涧县城里举行了示威游行,高呼“打倒张作霖”等口号,路过教堂时还砸了基督教会的牌子。

由于石谦同情革命,对于共产党人在部队的这些活动,石谦睁只眼闭只眼,实际上是默许的。有次在召集士兵讲话时,石谦讲道:“井大人哄了我几十年,现在我才灵醒了。”公开表示了对井岳秀的不满。这话传到井岳秀的耳中,井对石非常恼怒、怨恨,加之察觉到石谦部队中有共产党的活动,遂对自幼跟随自己多年的石谦起了剪除之心。

1927年农历八月十五井岳秀过生日,井诱石去榆林祝寿,便利用这个机会下了毒手,派人将石谦刺杀于旅店。不久石谦的灵柩运抵清涧,李象九营全体官兵列队持枪,在距县城约两公里的岔口迎护入城,在城隍庙(文庙)李象九、谢子长带领排以上军官,为石谦举行了祭奠仪式。

石谦死后,井岳秀即委任康子祥为代旅长(康子祥是石谦的营长,是1926年打澄县时改编的),并派左协中前来安抚部队。同时命令李象九营从清涧县开赴延安“整编”,谢子长连从安定开赴宜川“接防”,阴谋乘机将这些被共产党“赤化”了的部队分而歼灭。此时,部队内人心浮动,石谦的旧部以旅长被杀害而感到心寒。可以说石谦被害成了清涧起义爆发的直接诱因和契机,实际上起到了催化剂的作用。

面对石谦被杀,石谦旅广大官兵义愤填膺的情况,唐澍、白明善等同志根据党的八七会议关于“实行土地革命、举行武装起义”的方针,分析形势,研究对策,当机立断,因势利导,决定以“为石旅长报仇”名义,发动清涧起义,并向主持省委工作的李子洲同志作了汇报。李子洲同志指示:“敌人妄图借整编接防之机,消灭李、谢部队,我李、谢部队不能坐以待毙,应立即举行武装起义”。并指示绥德、延安的党组织派党团员去李象九部队加强党的力量。根据省委指示,在清涧旅部后楼秘密成立了起义指挥机关——陕北军事委员会,由唐澍任书记,李象九、谢子长、白明善等同志为委员。中共军支书记白明善同志夜以继日地工作,研究部署,起草宣传材料,书写标语。在起义前夕,白明善还从绥德、清涧等地动员了一批党团员和学生参加部队,给起义部队增添了新鲜血液。同时,还拟定行动路线,由清涧的四个连首先起义,然后会合延川县的一个连南下宜川,与宜川其他三个连会师。并派吴锡昌到延川和宜川向党员连长王有才、李瑞成、王振娃等送信,传达党组织关于起义的决定和部署,要求届时做好内应。

1927年10月12日夜晚,在“为石旅长报仇”的口号声中,由我党组织领导的震惊西北的清涧起义爆发了,在清涧城打响了中国北方地区武装斗争的第一枪。于10月13日凌晨按计划挥师南下。一路上,起义部队高唱白明善创作的清涧起义军歌:“陕北有个害民贼,名叫井岳秀,甘做军阀奴。纵扬衮,杀名流,罪属莫须有。先打高双成,活捉井岳秀,志愿不遂,目的不达,誓死不回头!”部队纪律严明,对当地老百姓秋毫无犯,在当天下午抵延川县城,与王有才连会合,当晚在老庄河宿营。14日部队向延长进发,15日下午抵达延长县城,经过激烈战斗,一举歼灭了敌驻军两个连和一个营部,枪毙了敌营长祁梅卿。延长解决后,部队继续向目的地宜川进发,16日晚宿营云岩,17日下午到宜川,距县城不远就听到枪声不断,李瑞成连、王振娃连正在同敌人进行激烈的战斗,敌代旅长康子祥看到兵临城下,带领100多人弃城向延安方向逃跑,我军遂入城与李瑞成连、王振娃连会合,从此,三支起义部队在宜川县城会师。当时,参加起义部队的共有1000多人,枪支1000多支,辎重200多驮,形成一支相当可观的武装力量。

在宜川驻定后,李象九接任旅长,唐澍为参谋长,白明善为旅党委书记,同时对部队进行了整编,番号未改。六旅下辖三个营,一营营长谢子长,支部书记崔凤颚;二营营长韩起胜,支部书记王怀德;三营营长李瑞成,支部书记马培梓;旅部直属手枪连连长雷进财,骑兵连连长王宜生,学生队队长石介(石谦之子)。随之成立了党的前线委员会,白明善任书记,唐澍、李象九、谢子长、韩起胜、李瑞成等为委员。军事设防布置为:李瑞成、王有才带两个连驻守虎头山,韩起胜、赵万德带两个连驻守凤翅山。白雨山第三连驻守七郎山。谢子长随营部驻守县城。在讨论起义部队行动方针时,前委主张以宜川为根据地,派人与陕北党组织联系调派干部,组织上对部队进行整顿,改革和肃清部队中的反动势力,而李象九不同意打出红旗,企图通过驻韩城的杨虎成部的后方留守司令王保民,从那里搞一个番号,驻守宜川。由于起义部队领导人内部意见严重分歧,很难统一,所以前委派唐澍、白自强去西安请示省委,起义军坐守孤城。

清涧起义发生后,坐镇榆林的陕北军阀井岳秀暴跳如雷,立即在榆林召开师、旅长紧急会议。井岳秀歇斯底里叫嚣,“六旅三营李象九跟着共产党造我的反,把全旅人马都拉走了,占据了宜川”,并大骂康子祥:“你这个笨蛋,连一个营都制服不了,现在已酿成大患!”遂下令枪毙了六旅代旅长康子祥。同时,命令师长高双成调集六个营的兵力,围剿宜川,镇压起义部队。敌人南北两路对我起义军进行夹击,敌我众寡悬殊,我军先后失陷了虎头山和凤翅山这两个重要的护城山,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由于指挥不当,造成战斗失利,我军两个营部被打散,辎重尽失,损失惨重。

这支起义部队经过两个多月的艰苦转战,从宜川突围出来不到300多人,南下到达韩城西庄镇。李象九接受了王保民的改编,王保民只给李象九委任了个营长。过了几天,王保民的副官来到西庄,通知李象九:“王司令要你立刻集合队伍到司令部听话。”李象九不听阎红彦的劝告,带领他的警卫排和旅部40多人共计70多人进入韩城,来到王保民司令部大院。王保民的部队从大院四周包围上来,房顶上架起了一排排的机枪。王保民的副官厉声吼道:“李象九,我们司令奉井岳秀的命令,今晚在这里处决你们。司令念过去与你的旧情,决定只要你们全部缴枪,就放了你们。否则全部就地处决。”李象九发出命令:“通通缴枪,谁也不许反抗……就这样李象九及70多人全部被缴械,垂头丧气回到西庄。这时去西安向省委汇报的唐澍同志和省委派来的闫揆要、白自强等同志一起来到部队,带来了毛泽东率领湖南秋收起义的部队上井岗山的消息和传单。按照省委指示,唐澍、白明善、谢子长等研究,甩掉了李象九及其所控制的一部分人,决定率部再次举行起义,由唐澍、白明善、谢子长、闫揆要、白自强、史唯然等同志重新组成军委,公开打出了“西北工农革命军游击支队”的红旗,使西北乃至中国北方大地第一次有了红军。前委和军委提出了“打倒贪官污吏”、“打倒土豪劣绅”、“实行土地革命”等口号,并书写标语张贴。西北工农革命军游击支队,唐澍为总指挥,白明善为政治委员,谢子长为副总指挥,阎揆要为参谋长,白自强为政治处长,史唯然等为大队长。1928年元月起义军北上,准备到群众基础比较好的清涧、安定一带开展游击战争。部队经过一夜八十里的急行,第二天拂晓时分到达宜川城下,分两路发起了攻击,其中一路突破城防。激战半天后,敌人的援军赶到,起义军撤出战斗。先向宜川东北靠近黄河的狗头山行进,因那里缺水,便又向西北方向行进。到了延川与延长交界处的交口镇,遭遇敌军的袭击,双方展开了激烈的战斗,白明善腿部中弹负重伤,子长同志安排他离开部队,到群众家中养伤。经过延川到了瓦窑堡附近的杨家老庄,驻瓦窑堡的种宝卿骑兵团又跟踪袭击,部队被迫应战。一路上敌军前堵后追,再加上正值寒冬腊月,部队衣薄粮缺,生活极其艰苦,部队减员严重,赶转战到陕甘边界合水县豹子川时,几百人的部队只剩下二十几个,后又被敌人打散。至此,历时数月,转战千里,轰轰烈烈的清涧起义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失败了。

清涧起义历时数月,转战清涧、延川、延长、宜川、韩城、安定、安塞、保安等县,在陕甘大地上播下了武装斗争的火种。这次起义虽然失败了,但是,它有力地动摇了井岳秀反动统治的基础,给了国民党反动派以沉重的打击;它唤醒了受苦难的劳苦群众,鼓舞了人民群众同反动派进行斗争的勇气;它培养和锻炼了一批革命骨干,为以后开展的武装斗争及创建陕北、陕甘革命根据地,积累了经验和教训;它点燃了陕西武装斗争的烈火,开创了陕西武装斗争的历史。清涧起义是我党领导陕北人民进行武装斗争的第一次尝试的预演,是我党创建陕北和陕甘革命根据地的前奏和先声。

清涧起义已经过去90年了,但起义者的英雄气概和革命精神却在陕西大地长久地流传。90年后的今天,我们的耳际仿佛又听到清涧起义那震惊中国北方的枪声,我们的眼前仿佛闪现出清涧起义的壮丽图画,我们似乎又看到清涧起义的革命英烈的光辉形象。清涧起义将永载中国革命史册,清涧起义的革命精神将永远激励我们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上奋勇前进!

今天,纪念清涧起义90周年,我们要发扬清涧起义光荣的革命传统,学习和继承革命先烈的革命精神,在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高举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伟大旗帜,全面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坚持党的基本路线,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推向前进。

纪念清涧起义,就要坚持党的领导不动摇。清涧起义是在党的八七会议精神指导下发动的一次革命武装斗争,在陕西党的革命斗争史上写下了可歌可泣的一页。历史经验证明,没有中国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没有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就没有社会主义的现代化。坚持党的领导,这是我们胜利前进的根本保证。

纪念清涧起义,就要坚定革命信念不动摇,清涧起义是在反动势力最嚣张的黑暗时期爆发,起义者不畏强暴,不怕牺牲,勇敢地举起武装斗争的火炬,同国民党反动派进行了坚决的斗争。今天,我们纪念清涧起义,就是发扬革命先辈的革命精神,坚定革命信念,勇于在困难中开拓前进。

纪念清涧起义,就要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实践有力证明,只有社会主义才能够救中国,只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才能发展中国、繁荣中国、富强中国。我们党领导全国各族人民在长期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中,历尽艰辛开辟出来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之路,我们一定要沿着这条康庄大道永远走下去。

纪念清涧起义,就要大力弘扬清涧起义革命精神,铭记光辉历史,传承红色基因,大力弘扬敢于斗争、义无反顾、不畏艰险、不怕牺牲,为革命誓死不回头的清涧起义革命精神。在陕北这块红色的土地上,我们要继承先烈的遗志,不忘初心,继续前进,做好当前和今后的工作,必须坚持科学发展观,以人为本,关注民生,大力发展经济,实现有序跨越和可持续发展,大力推进社会主义民主法制建设,大力推进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打好扶贫攻坚战,攻坚克难,精准扶贫脱贫,建设小康社会,尽快使陕北人民群众过上富裕幸福的小康生活。这是我们肩负的历史使命,也是我们对清涧起义先烈们的最好纪念。

清涧起义的革命精神浩气常存!

清涧起义的革命先烈永垂不朽!

(作者为白明善烈士的长孙)

本文来源:榆林日报-榆林网编辑:贺杰慧

微信阅读

手机阅读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