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榆林网!
榆林传媒中心主办
<
>

秀延河畔的枪声

发布日期:2017-10-10 17:01
93

1927年,冬麦种毕,天已大凉。

10月12日,秀延河畔一声洞彻云霄的枪响,为榆林城的井岳秀送去晴天霹雳,笼罩在陕北的白色恐怖被打出了一个大窟窿。

这史称西北乃至北方第一枪的清涧起义,是继南昌起义、秋收起义之后的第三次武装起义。

清涧,这个秀延河穿城而过的山城,是全秦要户,自古兵家必争。从秦蒙恬率三十万兵马俑模样的大军来到陕北高原,到汉武帝北击匈奴,唐太宗征灭吐谷浑,宋种世衡筑城御西夏,蒙古军铁蹄踏破清涧石,李自成改清涧城为天波府,清回民义军分扰清涧。中国历史的长河,清涧有时溅起的是小浪花,有时掀起的是狂风巨浪。故此,饱经战火的宽州大地,从来不生疏革命与战争,只不过古时的革命是金戈铁马、大刀尖矛的反复血拼。这次起义是千百个血肉之躯迎着喷吐的枪弹火舌往前冲。

1927年,因为秀延河上的枪声,清涧又在中国革命的历史中突兀而出。

西北第一枪,为何会在这里打响?

历史的车轮向前进,肯定有它的必然性。共产主义之花早于二十年代初就在清涧绽放。

白明善、白自立、周继丰、白作宾等优秀的清涧儿女于1924至1925年间已成为共产党员。他们奉组织委派,分赴上海大学、黄埔陆军学校学习或工作。《向导》《新青年》和《马克思主义浅说》等革命书刊由其传递,在清涧师生中秘密传阅。1926至1927年,清涧先后建立团支部和党支部。

历史的车轮提速前进,这或许又有偶然因素。石谦,“刀客”出身,有正义感,他的部队竟巧合地来到清涧驻防。

石谦对共产党人在部队活动的默许,使得石谦部队的革命十分活跃。黄埔军校是榜样,政治思想为基础,党的负责人亲自传道授业于士兵。党组织秘密发展,轮训班有序授课,进步刊物在这里传阅,马列主义在这里传播。党的支部建在了石谦旅的几个营中,连长谢子长、王有才、白润泽、李瑞成、韩子丰都是党员,两百名左右战士秘密加入党组织。革命思想在迅速扩散,革命队伍逐日壮大。共产党人实实在在地为劳苦大众革命,共产党在百姓心中的威望,触及了石谦灵魂深处,面对士兵,他掏心窝子地感慨:井大人哄了我几十年,现在我才灵醒了。

革命斗争蓬勃兴起,党的力量迅速发展。然而,历史的车轮并没有按照预定的速度和方向前进。1927年,蒋介石“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白色恐怖笼罩全国。井岳秀在陕北遥相呼应,高举屠刀,大搞反共、反人民的“清党”活动。农历八月十五日,井借为他祝寿之名,将石谦诱至榆林派人暗杀。井为防不测,急令李象九营从清涧开赴延安,谢子长连从安定开赴宜川接防,阴谋乘机分而歼之。

在这危急之刻,是坐以待毙,还是奋起反击?

陕西省委果断决定:我李谢部队不能坐等敌人消灭,应立即举行起义。

清涧成为了起义的心脏。陕北军事委员会成立,唐澍任书记,李象九、谢子长、白明善等为委员。在军事委员会的直接领导下,起义的准备工作加紧进行。

农历九月十三日起,清涧城三、六、九逢集进城的牲口被扣起来用来驮运物资。九月十六日下午,派出警戒,割断电话线,不准城内人员外出,查封了三合店、恒盛店、集义店、兴泰店、永丰店,没收了高双成鸦片数万两。面对这阵势,被叫到营部楼上的伪县长和绅士战战兢兢,部队声明“借用钱物,不加伤害”,才令他们安心下来。

200多驮的银、烟土筹集完毕,万事俱备。指挥部和四个连的起义部队已整装待发。

唐澍、李象九向战士们揭露了蒋介石、汪精卫叛变革命,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的罪行,痛斥井岳秀的种种罪恶。激情地讲述了南昌起义,号召全体官兵跟着共产党闹革命,打倒陕北军阀井岳秀,为石旅长报仇。战士们义愤填膺,情绪如滚滚流淌的秀延河水般激奋。

10月12日黎明,战士们壮饮秀延水,开出清涧城,精神抖擞地行军在秀延河岸,高唱起义歌:“陕北有个害民贼,名叫井岳秀,甘做军阀奴。纵杨衮,杀名流,罪属莫须有。先打高双成,活捉井岳秀,志愿不遂,目的不达,誓死不回头!”

一把共产党在陕北锻打的宝剑终于出鞘——

剑锋所指,便所向披靡。国民党在陕北天空造出的阴云密布,被起义部队撕开一个大大的口子。

但在敌强我弱的态势下,清涧起义历经3个多月,失败了。然而,起义传播的革命火种在陕北高原成燎原之势。从此树起的“西北工农革命军游击队”的旗帜,成为陕北革命的新起点。

本文来源:榆林日报-榆林网编辑:贺杰慧

微信阅读

手机阅读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