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 美食 > 天下美味 > 正文

名州食驿之绥德抿夹

“粗粮细做”是精明的绥德人恪守的悠久传统。高原的丰欠不定和干旱贫瘠,迫使人们把有限的作物进行最大限度地制作和发挥。加之地处陕北咽喉,绥德县域物资人文交流频繁,催生了极具特色的地方小吃,小中见大,平中见奇,呈现了高原先民对生活自有的一份探索和追求、不甘与艰辛。

在绥德聚餐宴会,酒足之后,主人往往会再点一盆素哨子抿夹来收尾。抿夹是“粗粮细做”的佼佼者,其配菜丰富,清淡可口,汤汤水水、热热乎乎,还特别易于消化,最能安慰酒灼沸烧的肠胃。

抿夹(也有叫抿节)床子,就是在两根长方木棍中间,镶嵌了均匀打眼的铁皮,搁在滚开的锅上,用手掌的力量,将稀软的面团压入锅中,成3-4毫米长短面粒。煮熟用漏勺捞出,浇哨子来吃,夏天也可过凉水。搭配的哨子可荤可素,素哨子用茄子、豆角、土豆加西红柿煮制或者葫芦等时令蔬菜,不拘一格。荤的一般是小炒猪肉、炖羊肉或者鸡肉。我自己特别喜欢用各色调料调了,放酱油、油泼辣子、葱白、香菜、芝麻、“则蒙”香香地拌了吃。

过去在老家吃抿夹,配菜春天大抵是绿绿的菠菜,夏天则是茄子葫芦,秋天则用白菜,冬天则用腌白菜加土豆丁来做哨子,咸香酸脆,十分利口。面粉则大多是玉米面掺白面,也有人用铁棍山药刮皮,反过抿夹床子抹成糊糊,同面粉一起和了,非常爽滑。那时物质贫乏,一年四季基本是做成一锅汤面来吃,有时干捞也是给农忙时家中劳力享用的。

做抿夹其实是个苦力活,抿面的人一只手要稳稳地将床子搭在锅沿上,另一只手揪了面团,依靠掌托均匀用力,将面团从开孔处抿下,滑了床子可就能将手烫伤。为了防止面粒下锅后坨在一起,面锅始终要开着,炙热的蒸气不断升腾,使人如入蒸笼,湿热难耐。做的多时,就要在旁边放了毛巾,不时擦拭。细看整个抿面的过程,只见抿面的人一掌一掌推压过去,面粒簌簌落下,直入沸水,上下翻滚,如银鱼入江,浪卷雪涛,颇能引起人的食欲。

抿夹在绥德大大小小各类饭店食堂夜市摊点的精美菜谱或片页菜单上,都堂而皇之地占有一席之地,各家做法虽异,但均地道可口,色美味淳,深受男女老少各色人等喜爱。龙湾远竹中学马路对面,有韭园人开了梁师抿夹店,供应白面、杂面等各种抿夹,爽滑细腻,筋道有骨。店里素哨子、小炒猪肉和羊肉味道淳厚,各种调料有油盐酱醋、葱姜辣蒜、香菜芝麻十数种,琳琅满目,齐全讲究。他们店还配制了一种小菜,采用快要泛红的青色西红柿,放盐醋调制,别致爽口,十分下饭。

大风从坡上刮过。广袤的高原,千沟万壑,迭替的尘世,往来古今。在这碗家常无奇的汤水中,我们品味的不仅是涵香,还有岁月平淡的流影;升腾的不仅是汽雾,还有记忆旖旎的回刍。

许学琪

责任编辑:高丽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