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 能源 > 煤炭 > 正文

现代煤化工还需放眼量

现代煤化工是高油价时代的产物。自2014年下半年以来,国际原油价格呈“断崖式”下跌,使得绝大多数现代煤化工产品的成本优势荡然无存,许多企业已无钱可赚甚至亏损,当成本优势不在,众多已建、在建和拟建的项目何去何从?未来的前景如何?一系列的疑惑和不确定因素,让企业陷入迷茫。

笔者认为,尽管低油价给现代煤化工产业带来剧烈的冲击,但是发展现代煤化工在我国依然是坚定不移的长期战略。

开好示范项目是当务之急。目前,我国煤化工产业正处在从传统向现代升级转型、规模化发展的初期,许多技术属于世界首创,正在示范装置的验证阶段。以煤制油为例,煤制油工艺过程复杂、工艺路线长,要经过较长的示范装置验证,才能大规模扩产,还要在大型装备匹配性应用及过程优化集成方面进行进一步验证和技术攻关,才能保装置的稳定可靠长周期运行。

因此,现代煤化工企业一方面应该在打通技术路线、收集数据、完善工艺等方面练好内功,积累经验,突破关键技术;另一方面要不断通过科技创新和技术改造,提高示范装置的稳定性和运行效率,在示范项目运行中找到提高产品经济性和节能节水等问题的解决方案,探索出一条高效率的大规模工业化生产的路径。

产品差异化、高端化是趋势。我国现代煤化工产业起步时间短、研发时间不长,核心装备技术又不能完全掌握,导致煤化工的中间产品雷同现象比较严重。同时,由于产业链短,不少终端产品是低附加值产品,产业竞争力不强。如果不从高端化、差异化上解决产品同质化问题,现代煤化工行业很快就会出现产能过剩、过分竞争的混乱状态。

实现现代煤化工产品的差异化和高端化,就必须要在技术高端上取得重大突破,使产业发展技术瓶颈得到有效解决,使“煤头”和“化尾”两大优势更加成熟。“煤头”优势就是要通过气化技术的突破和优化,使合成气下游的柔性加工工艺更加合理、更加多元,开拓出碳—化学更广阔的出路。“化尾”优势就是要通过技术创新,尽快改变目前终端产品结构雷同的困局,加快形成终端产品高端化、差异化的新局面。

绿色、低碳发展是关键。绿色可持续发展是我国经济发展方式的重大变革,也是现代煤化工可持续发展的必然要求。当前,现代煤化工发展的一个重大制约就是排放问题。能否彻底解决排放问题,直接关系着现代煤化工发展的前途和未来。

现代煤化工产业须在示范工程的基础上,尽快建立健全现代煤化工废水、废气、废固先进合理、齐全配套的排放标准,用先进合理的技术标准体系,提升项目的绿色发展水平。于孟林

责任编辑:高丽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