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 新闻 > 政策解读 > 正文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构不成先刑后民的理由

王某以民间借贷方式向不特定人员吸收存款,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出借人之一的栾某将共同借款人李某(与王某系弟兄关系)作为共同被告起诉至法院,要求其承担还本付息的民事责任。李某辩称,该借款行为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犯罪,法院应裁定驳回起诉,移送公安机关侦查处理。

法院经审理认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虽然属于非法集资犯罪范畴,但与单个民间借贷行为并不等价,前者是数个向不特定人借款行为的总和,而后者只是普通的一个债的法律关系,涉嫌犯罪的当事人单个的借贷行为不构成犯罪,犯罪行为与合同行为并不重合,刑事诉讼与民事诉讼并行不悖。法院裁判结果,本案不应裁定驳回起诉移送公安机关处理,而应依法继续审理。宣判后,被告提起上诉,二审维持一审该部分判决,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

本案涉及对《民间借贷司法解释》第五条的理解问题。该条首款规定,“人民法院立案后,发现民间借贷行为本身涉嫌非法集资犯罪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并将涉嫌非法集资犯罪的线索、材料移送公安机关或检查机关。”

刑法规定非法集资犯罪的罪名主要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与集资诈骗罪,其中,集资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诈骗方法非法集资,数额较大的行为。主观出于非法占有目的,客观方面表现为使用诈骗方法向社会公众集资金的行为,既侵犯了国家金融管理制度,又侵害了公私财产所有权,对于单个借款的民事行为,只要借款数额达到一定数量,就可能构成犯罪。其不同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所要求的行为数量,单个民间借贷行为构不成犯罪,只有单个借贷行为集合达到一定量的标准才能构罪,也就是量变与质变的关系。对于单个借贷行为,一方出借资金,一方收取资金,并以利息为交易对价,是正常的债关系,涉及不到犯罪问题。

集资诈骗中单个借款行为本身可能涉嫌犯罪,是否构成犯罪直接决定借贷行为的本身合同效力,刑事诉讼结果成为民事诉讼的依据,先刑后民就有其法律意义,因此,法律规定了驳回起诉移送侦查制度。

本案中,王某的行为只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没有涉及集资诈骗罪,他们与原告之间的民间借贷行为并不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成立而归于无效,即不需要刑事诉讼来辨别是非、分清责任,也不需要以刑事诉讼结果作为民事裁判的依据,故不必按“先行后民”原则处理,完全可以“刑民并行”,一、二审法院作出的判决是正确的。

责任编辑:高丽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