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 文化 > 魅力视听 > 正文

村里的铁匠铺子

中国人比西方国家发明和使用铁器要早2000多年,始于春秋战国时期。战国七雄之一的齐国之所以能成为春秋第一霸主,与其发达的冶铁业不无关系。

在我父亲那一代人的记忆中,新中国成立后的广阔农村大地上,榨油坊、毡匠房、酿酒坊、铁匠铺,纸匠、画匠、木匠、石匠、毡匠、铁匠等一大批小作坊和手艺人比比皆是。而现今,这些传统的小作坊和小手艺几近绝迹。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国家实行土地联产承包责任制,农村生产力又一次得到了极大的解放与发展。人们可以在农闲时间里搞一些农业以外的其他副业,甚至是科学发明。

那时候我们还小,刚记事的年龄。大人们本事真大,我爷爷会鞣羊皮、缝皮袄;我父亲会弹羊毛、擀毡子,我二舅还会做狐皮领大氅哩。就是一般的土笨汉也会拿起锯子、推刨打制箱柜;扛着火炉、钻头走村串户补铁锅;凿一些石头块,精雕细刻接在自家窑洞的门面上。可谓农村匠人一抓一大把。

我们村的二平,子承父业跟着他爹根厚叔学会了打铁。傍晚时分,农民们吃饱喝足了没什么大事可干,就来到二平的铁匠炉子跟前看他和他爹打铁。

那个时候,陕北的冬天格外寒冷,大人小孩都穿着大裆棉裤,纯手工缝制的棉袄和麻绳子纳底的条绒鞋。从头到脚都是清一色的黑颜色。尽管这样,人们还是不敢过多地到门外去转悠——怕冻。

二平的铁匠铺子便成了村里大人小孩去得最多、也是最红火热闹的地方——熊熊的火焰红彤彤地燃烧着,好温暖啊!

村子中央的一排石头窑洞前,六根石块垒起的柱子撑起一座简易的铁匠铺子。铺子顶上用七根木椽中的四根转圈成一个长方形固定在石头柱子上,当中搭一根横梁,剩余的两根交叉固定在长方形的四个对角点上,交叉处再与横梁捆绑在一起。在上面铺盖一层树枝和柠条枝,再用水把麦草、胶泥和成黏土糊在上面,便成了稳固的顶盖。

铁匠铺的四围不设拦挡,火炉和风箱就俢砌、安放在棚里一半的地中间;另一半安放打铁砧子。整个铁匠铺子长五米、宽两米、高三米多,能让大铁锤十分张扬地抡将开来。

二平左手拿长铁钳夹住炉火里烧得通红的铁片,拉出来放在砧子上;右手用小铁锤十分优美地敲打在铁片上的某一点。没娶过婆姨的“憨后生”们脱掉棉衣,上身穿一件薄薄的单衫衫,甩开膀子抡起大铁锤砸向二平指点的铁片上。村里唯一的公办老师贺老师说:“这是一场有指挥的打击乐专场演奏会,指挥家就是咱们年轻的二平,演奏者是甩开膀子抡大锤的年轻小伙子们。”寒夜里,“叮叮哐哐”的打铁撞击声给人以极美妙的享受!

毛头小伙子们你争我抢轮番上阵,没几个回合就偃旗息鼓了!根厚叔不愧为打铁的老手,他说:“不敢用吃奶的劲儿抡锤,要跟着二平的节奏,不紧不慢,以扭腰送胯的合力抡大锤,那样才能抡长时间哩。照你们这样抡锤的话,还不把铁匠给累死了?”

二平比他爹识得字多,好像生来就心灵手巧,很快就掌握了打铁的要领。打造个镰刀、斧头、锄头、切菜刀、剪刀什么的,根厚叔根本不用多管,基本上都是二平说了算。

村里的年轻人一到晚上就爱往二平的铁匠铺子里聚,拉风箱的拉风箱、抡铁锤的抡铁锤,不图学艺就图个红火热闹哩。那时候的山村,夜晚没有电影、电视可看,甚至连照明的电灯都没有拴上,更别说开展什么文化娱乐活动了。铁匠铺子就是年轻后生们——我的父辈们的精神乐园。

而今,那时候的年轻人都已经变成了年逾古稀的老人,他们大都留守在村子里为他们的儿孙们照看着一片家园。只不过文化人给他们起了个雅致的别称——“空巢老人”。他们的儿孙们几乎都跑到城市里打拼现代生活去了。甭说是铁匠铺子之类的传统小作坊,就连农民赖以生存的根本——土地,大都变成了林地和荒草地。

胡杨枫渊

责任编辑:贺杰慧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