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榆林网!
榆林传媒中心主办
<
>

古代诗词中的端午民俗

发布日期:2017-06-01 16:45
437

夕阳西下,炊烟升起,村落里飘起阵阵粽子香气。孩子们嬉笑打闹,因为一个即将到来的假期,他们的喜悦溢于言表。在中国,人们把这个节日称为端午节,在这一天,吃粽子成了横跨大江南北的习俗。传统节日传递传统文化,在佳节即将到来之际,你会不会遐想,古代诗词中的端午节是什么样子?

楚人悲屈原,千载意未歇

屈原,一个声动古今的名字。

当我们沿着斑驳的古道,追溯过去辉煌的诗篇,便会发现,“路漫漫而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这样的诗句已经深深镌刻在我们的脑海里。屈原的诗篇,既有立志于“纷吾既有此内美兮,又重之以修能”内外兼修之心,又有追求“扈江离与辟芷兮,纫秋兰以为佩”的高雅情致;既因为“众女嫉余之蛾眉兮,谣诼谓余以善淫”而悲愤,又由于“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而悲哀;既流露“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的悲悯情怀,又表明“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的责任担当……洋洋洒洒的诗篇,为我们还原了屈原本真的模样。走近《离骚》《九章》《九歌》《天问》《哀郢》,我们看到丰满的屈原的形象,看到诗歌中香草、美人的不懈追求,他不愧为中国古代第一位爱国诗人。

然而,我们纪念屈原,绝不仅仅因为他荡气回肠、凄婉绝美的诗篇。而是因为,他有绝不同流合污的气度,他有忠贞不渝的爱国情怀。投江,不是懦弱地逃避,而是清醒地看到现实无法改变后绝望的选择。一身抱负无法施展,身居高位却屡被小人陷害。抱石投江,屈原死得其所!

忠君爱国,这是文人的最高境界,自屈原起,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人。

端午临中夏,时清人复长

农历五月初五这一天,太阳的直射点已经慢慢接近北回归线,位于北半球的中国,气温逐渐升高,古代中原地区的人们,迎来了入夏以来第一个盛大的节日——端午节。

唐玄宗非常重视这个节日,他在《端午》中庄重地写道:“端午临中夏,时清人复长。盐梅已佐鼎,曲糵且传觞。事古人留迹,年深缕积长。当轩知槿茂,向水觉芦香。亿兆同归寿,群公共保昌。忠贞如不替,贻厥后昆芳。”这是一首歌颂太平盛世的诗,以盐梅比喻国家需要的贤才。诗歌描绘了端午节唐玄宗在武成殿宴请群官之事。从这首诗中可窥知,在唐代,端午节已成为一个重要的节日,有朝廷欢庆、百官咸集的盛况。

诗歌记载中的端午节往往是晴天,充满了盛夏的气息。宋代史浩在《花心动》中写道:“槐夏阴浓,笋成竿、红榴正堪攀折。”槐树、笋、红榴的意象营造出夏日草木郁郁葱葱的安静祥和的意境。又如明代陈子龙的《五日》诗:“吴天五月水悠悠,极目烟云静不收。”水悠悠,云静远,正是盛夏端午节的好风日。偶尔狂风大作,文人亦用诗篇记载下来,后人把玩,别有情致。

这就是世代铭记的端午节,一个属于夏季、带着草木馨香的节日。

彩缕碧筠粽,香粳白玉团

相传,屈原沉江后,当地居民悲痛不已。为了防止江里的鱼儿咬屈原的身体,当地居民以糯米为食材,用新鲜的叶子包好,做成粽子投入江中,以此黏住鱼儿的嘴。

千年后,这个习俗保存了下来,还传遍了大江南北。端午节,吃粽子,南方吃肉粽,北方吃甜粽。这种南北差异不仅在今天,在古代亦然。

在古代,粽子做得细致,宋代张耒在失调名《端午词》断句中写道:“小团冰浸砂糖裹,有透明角黍松儿和。”这是典型的北方粽子的做法。在古代,粽子吃得雅致,正如宋代欧阳修《渔家傲》里说的“五色新丝缠角粽,金盘送,生绡画扇盘双凤。”从餐具到摆盘,再到系粽子的线,都十分考究。

端午节饮食,除了粽子,雄黄酒也是必备佳品。清代李静山写下:“樱桃桑椹与菖蒲,更买雄黄酒一壶。”闲情逸致可见一斑。

每逢端午节,人们重视的不仅仅是饮食,还有习俗。端午节悬挂菖蒲,相传是为了“斩千邪”,有祈求好运之意。而端午节插艾叶,则有防病之功效。

因此,人们常说,菖蒲、艾叶、粽子、雄黄酒,是端午节不可或缺之物,是一种独特的文化烙印。

又是一年端午节,大江南北飘起粽子特有的清香,人们纷纷举筷下箸,把酒言欢,那些与端午节有关、与屈原有关的诗篇将涌入心头。请在古雅的诗篇中,铭记这一日的风俗文化,铭记一个伟大爱国的诗人,铭记人们对他的敬爱和怀念。(朱婧)

本文来源:中国日报网编辑:高丽

微信阅读

手机阅读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