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 文化 > 民俗大观 > 正文

端午来历传说多

我们知道,端午节早在屈原去世之前就已经存在了,最迟成书在春秋时期的《夏小正》中就有“此日(端午节)蓄采众药,以蠲除毒气”的记载了。以后又有文史学家把它与介子推、伍子胥、曹娥和屈原连在了一起。最后闻一多先生有了端午节是纪念屈原的说法,端午节才真正与屈原融为一体。

屈原与端午节连在一起为什么那么容易为大众接受呢?我想除了与诗人的诗歌建树有关外,还与诗人的爱国精神有关。我们先看看其他几个人为什么没有得到大家的认可。曹娥是个孝女,《东汉书· 列女传》是这样记载的:“孝女曹娥者,会稽上虞人也。父盱,能弦歌,为巫祝。汉安二年五月五日,于县江溯涛婆娑迎神,溺死,不得尸骸。娥年十四,乃沿江号哭,昼夜不绝声,旬有七日,遂投江而死。至元嘉元年,县长度尚改葬娥于江南道傍,为立碑焉。”这在晋虞预《会稽典录》中也有大致相同的记载。

这块曹娥碑尽管受到了蔡邕“黄绢幼妇,外孙齑臼”的好评,并在《三国演义》中演绎一段曹操与杨修“绝妙好辞”的佳话,但蔡邕还是没有把端午节与曹娥真正联系起来,他在《琴操》中是这样说的:“介子绥(即推)割其腓股,以啖重耳。重耳复国,子绥独无所得,绥甚怨恨,乃作龙蛇之歌以感之,终不肯出。文公令燔山求之,子绥遂抱木而烧死。文公令五月五日不得发火,国语云介子推。”这段文字显然是说端午节与介子推有着密切的关系。

“百善孝为先”,曹娥虽然感天动地,但这种孝在实际生活中是不足取的。在父亲逢灾遇难的时候,作为女儿的曹娥只有好好地活着,才对得起父亲,才是父亲最大的心愿。而介子推虽然是忠臣,符合“忠孝仁义”的“忠”为上之原则,但他有点“得理不让人”了,傲气大了点。晋文公论功行赏时虽然漏了他,但待到发现后,就及时给了他补偿,给了他“为人民服务”的机会,但他撞到南墙不回头,死不买账,给人以“茅缸的石头——又臭又硬”的感觉,让人看了不舒服。

伍子胥就更不用提了,尽管《荆楚岁时记》记载得清清楚楚:“‘五月五日,时迎伍君(即伍子胥)逆涛而上,为水所淹。’斯又东吴之俗,事在子胥,不关屈平也。”不但说明端午节源于伍子胥,还强调端午节与屈原无关。但伍子胥依然没有得到大家的认可,原因很简单,就是伍子胥失掉一个“忠”字,他先是因为家仇叛国潜逃,然后攻打自己的国家,将自己原来的君主楚平王掘墓鞭尸,若就这一个主子也就罢了,由于开始对他信任重用有加的夫差最后赐他于死了,他竟毫不客气地给夫差也准备了一口棺材。这在崇尚“士”“节”的古代,肯定是大逆不道的。

与他们相比,我国历史上第一个诗人屈原就不同了,他不但在诗歌里表现了忧国忧民的思想,在现实生活中,对于自己的国家,也有着难以割舍的痴情。虽然昏庸无能的楚顷襄王不采纳他兴国安邦的建议,但他也从没有想到过要离开自己的国家,甚至带着外国的敌人来攻打自己的祖国。这种感情极易为中国大众所接受,即使自己死了,也不能对不起自己的君王,更不能对不起自己的国家。这是大义,这是大忠,也是大孝,是其他几个人都难以比拟的。所以南朝的《续齐谐记》和《世说》等书,都认为端午节是纪念屈原的,这就顺应了民心,合乎正道。正像文秀《端午》诗里写的一样,“节分端午自谁言,万古传闻为屈原”。在中国老百姓的心中,端午节,就是纪念屈原的。

责任编辑:贺杰慧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