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 文化 > 民俗大观 > 正文

略说结婚形式的嬗变

结婚是人一生中的一大要事,故民间有“婚姻大事”“亲缘喜事”之称。据典籍记载,在古代,结婚仪式多在黄昏举行,故称“婚”为“昏”,这种“昏仪”现在还在陕北延安地区一些乡间遗存。常建华著《婚姻内外的古代女性》中记写宋代的结婚程序为:催妆、下婿(障车、拦门)、撒谷豆、倒毡褥、跨鞍、揭盖头、拜礼(交拜、拜天地、拜家庙、拜舅姑、拜尊亲)、撒帐、合髻(上头、结发)、合卺(交杯)、看新妇、闹新房、听房、回门等,程式很繁琐。结婚时,新娘头苫盖头,坐花轿,由四名轿夫抬着,迎亲妇女(引人的)及送亲妇女(送人的)骑坐披红挂彩的毛驴,迎亲及送亲的男子一律步行。明清及民国初年,结婚基本上都因袭的是宋代规程,迎亲队伍的前导是由两名吹奏唢呐者与三名敲鼓、镲、锣者组成的鼓乐队(俗称吹手或吹鼓手),其后紧跟的是迎亲者、新娘、送亲者,一路上鼓乐齐鸣,浩浩荡荡,场面很是热闹,每经过一个村庄及居民区,都会吸引人们成群驻足观看。

新中国成立后,新娘乘轿的风习被革除,结婚迎亲,妇女(包括新娘)都骑毛驴。在陕北,过去结婚迎亲时,新郎一般不亲自去迎亲,而是在自己家里耐心等待新娘的到来。上世纪六十年代,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爆发,举国上下“破四旧,立四新”,骑驴结婚及其所有程式都被视为“封、资、修”旧风俗、旧习惯,俱被严格取缔,谁人也不敢越雷池、瞎造次;男女结婚时,着平常衣服,男子肩扛镢头,女子肩扛铁锨,手捧一套《毛泽东选集》,谓其为“新式结婚”,意思是誓做一对“与天斗,与地斗,与阶级敌人斗”的“建设社会主义的新夫妻”。这种结婚方式虽然简朴,但毕竟少了许多传统文化味道,少了许多喜庆热闹气氛,是当时政治气候的产物,并不是人们真正所期愿的。“文化大革命”后期,随着各级“革命委员会”组织的成立,“打、砸、抢”混乱局面结束,人们的生产与生活秩序渐趋正常,骑毛驴结婚的形式又渐恢复,诸如添精神、揩脸、上头、抓四角、围儿女馍馍、喝交杯酒、接饤、结缘分、闹房等结婚程式也得以恢复,结婚场面又变得红火、热闹了。上世纪七十年代,全国“割资本主义尾巴”,民间结婚形式由骑毛驴演变为骑自行车,之后,又逐渐由骑自行车演进为乘坐小轿车,虽然代步工具不断变化,但其规程基本上还沿袭的是旧的传统礼仪。此时期,还时兴过“旅游结婚”,新郎与新娘拍摄结婚照后,携带上旅资与随身用品,去旅游名胜地行旅度蜜月;返回后,摆几桌酒席庆贺庆贺,就算是结婚了。进入二十世纪后,组织车队迎亲成了时尚,无论城镇还是乡村,无论富豪还是平民,儿女结婚都是车迎车送,只不过是车的档次有别罢了。此时期发生的重大变化是鼓乐队,由过去的五人班变为十余人班,乐器除传统的老号、大唢呐、小鼓、小镲、圪塔铜锣(俗称老五件)外,新增加了电子琴、架子鼓、萨克斯、长号、管子、芦笙等民族乐器与西洋乐器,还有歌手助兴。所吹奏的曲牌,既有传统曲牌,又有流行歌曲,新旧交替,中外合璧,传统与时尚杂陈,国乐与洋腔共鸣,土洋结合,别有韵味;遗憾的是一些经典传统老曲牌多被抛弃,很难再被继承与弘扬,有的早已失传、泯灭了。还有一个变化是,一改过去新郎不去迎亲的旧俗,迎亲队伍中,新郎成为了不可或缺的主角,有许多在娘家举行的出嫁仪式,非得有新郎参与不可。进入二十一世纪后,又时兴起了“西洋结婚仪式”,新娘着洁白婚纱,在专门搭设的婚礼舞台上,由婚礼主持人主持,时尚与浪漫色彩浓厚了,可中国传统礼仪味道却寡淡了;有不少家庭采取的是中西结合、土洋包容法,即在家里洞房内进行一项项传统仪式,在酒店里举行“西式盛典”,既有时髦色彩,又不失传统情调。近年又时兴起了抬轿、骑马结婚,人们觉得车队迎亲,排场是排场,可总有股“时尚俗气”,于是,又回归于传统,认为还是老祖宗遗留下来的婚仪“淳厚有味”。

当下的结婚形式,隆重、热烈、排场,充满浓浓的时代气息;可也有不少不被大众欢迎的恶习:一是大操大办,动辄摆几十桌婚宴,礼金剧增,已成了好多人难以承受的负担。二是花成千上万的花炮费,买花炮燃放,迎亲路上,一路炮竹不停,震天炮声不仅聒耳扰民,还污染环境,给环卫工人带来很多麻烦。有些年轻“朋友、哥儿们”竟将炮仗投向新娘与新郎“狂轰滥炸”,轻则烧破了婚服,重则炸伤了“新人”。三是耍公婆,将公婆化装成“跳梁小丑”,有的竟给公爹戴(挂)上写有“炒面神”(意为扒灰)的纸帽或胸牌,甚至悬挂不雅之物,令其背自己的儿媳妇,如此情景,让人不堪入目,确实有伤风化。四是肆意折磨、损凌新娘与新郎,不仅给他们喷射五颜六色的化学泡沫剂,让他们无处逃遁、面目全非;有的还捶打新郎,让其饱尝“新婚痛苦”,做各种不得不做的不雅、下流动作。五是闹洞房太过火爆,闹洞房闹出人身伤害与人命的恶劣事件时有发生……此等被民众普遍唾弃、憎恶的恶习与陋习,确实早该休矣!

责任编辑:贺杰慧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