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 文化 > 民俗大观 > 正文

谷雨“吃春”

中午母亲做了我最喜欢的香椿饭。推开家门时扑面而来的清香,使我惊觉,又到了谷雨“吃春”的时候。

四月的乡村,春意涌动,细细柔柔的春雨,把枝头的香椿滋润得鲜嫩无比,那一片片红褐色的叶子,在春风中渐渐舒展身姿,微香萦绕,风过时那香盈盈袅袅润人心脾。谷雨时的香椿,醇香可口,营养丰富,是春天里的一道别样的食材。明代学者李濂有诗云:“腊酒犹浮瓮,春风自放花。抱孙探雀鷇,留客剪椿芽。”诗中的椿芽就是香椿,我想那时的香椿也和现在一样受人欢迎。

在我的家乡,谷雨前后的这段时间正是香椿上市的时节,这时的香椿最为脆嫩鲜美。每到这个季节,看到枝头的香椿,我都无法抑制对它的垂涎,可是它的青春与美好太过短暂,一过谷雨,它就变得生硬而粗砺,失去了美味与鲜香。就有了“雨前香椿嫩如丝,雨后椿芽生木质”的说法。

母亲做的香椿饭很简单却香味扑鼻,让人记忆犹新。记得上初中时,有一天放学回到家,空无一人的家中却香味弥漫,我到处寻找香味的来源,看到桌上的笸箩里温着一碗香椿拌面,碗下压着妈妈的留言:“妞子,回来了趁热把面吃了。我新摘了香椿给你姥姥送些去。”那碗香椿面现在想起来,真是美味珍馐呢!母亲做香椿的方法,虽然简单却让人回味无穷。新摘回来的香椿,用清水洗净,切碎,只放一点盐,然后烧开一碗水泼在香椿上,水与香椿接触的瞬间那香就弥散开来,淹没了整间房子。此时的香椿嫩叶在碗中渐渐变成深色,那香也跟着越发浓郁了,拌面条、蘸镘头美味无比。也曾吃过香椿炒鸡蛋、香椿油饼、香椿拌豆腐,都没有这样简单的水泼香椿来得纯粹,全然失去了“吃春”的清鲜。

当时年少,有一回看见别人在摘香椿,我也摘了一些,结果回到家母亲说我摘的不是香椿是臭椿,我才知道椿树分两种:香椿和臭椿。母亲还告诉我一个关于它俩的故事:很早以前,香椿和臭椿是一对孪生兄弟,谁也分不出哪个是哥哥,哪个是弟弟。有一年阴雨连绵,很多植物都生病了,兄弟俩也未能幸免,它们身上长了许多疥疮。啄木鸟飞来了,自愿为他们治病。弟弟说:“先给哥哥治吧,我看看再说。”啄木鸟用嘴啄吃寄生虫,把烂肉一条条撕下来,疼得哥哥龇牙咧嘴,到治疗最后一个疥疮时,哥哥竟昏了过去。弟弟怕痛苦,说什么也不治了。后来,哥哥变成了香椿,香气四溢。弟弟变成了臭椿,被人嫌弃。母亲说,做人也是这样的,只有不怕困难,才能成为大家喜欢的人。

捧着香喷喷的香椿饭,我觉得我们也应该像香椿一样,努力成为受大家欢迎的人,这难道不是“吃春”的含义吗?

相关阅读
关键词: 香椿 椿芽 谷雨
责任编辑:贺杰慧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