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 文化 > 魅力视听 > 正文

唱响陕北最美旋律

三月初的一天,张增钧告诉我一个可喜的消息:中央电视台军事农业频道的“乡土”栏目开始播放七期“春到榆林”节目,并告诉我每天播放的时间和内容,叫我好好收看。

远离家乡多年,对家乡的思念与日俱增,这是多么好的一次机会,我便将其当作一项庄严的任务,每天准时不怠地看了起来,那雄伟壮丽的黄土高原;勤劳、善良、坚强、诚实的陕北人;优美动听的陕北民歌、大秧歌、腰鼓、唢呐;美味的油糕、面花、豆腐、杂面、羊杂碎、拼三鲜等美食,每一幅画面,每一曲歌声,每一张笑脸,每一个身影,都那么美好熟悉、可爱可亲,好像又回到了家乡,见到了亲人,思绪万千,热血沸腾,令我好多天在激昂兴奋之中。

家乡陕北荒漠贫瘠的环境,历代以来被人称作“贫穷的代名词”。其实它既有光荣的革命历史,又有丰富的地下资源,是一片人杰地灵的沃土。北边横亘着中华民族的象征万里长城,西边纵延着堪称世界最早的高速公路秦直道,东边日夜奔腾着中华民族的母亲河,南边的桥山之巅长眠着中华民族的始祖轩辕黄帝,这样的地方,全世界再哪有?在近代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彻底改变中国命运的伟大革命中,中央红军来到陕北,经过13年艰苦奋斗,从思想、理论、政策、作风、人才等全方位得到成熟,然后又出发,取得了全国胜利,成立了新中国。因此,陕北被称作中国革命的落脚点和出发点,毛泽东告别陕北时满含深情地说:“陕北是个好地方。”毛泽东那首堪称千古绝唱的《沁园春·雪》,就是写在陕北清涧袁家沟村那孔土窑洞的炕上,那“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是对陕北大地最真最美的描写。堪称民歌绝唱的陕北民歌,创造了民歌史上奇迹般的辉煌。信天游更是令人神往,一首《东方红》不仅以革命号角吹响全中国,而且作为中国航天的标志响彻太空。更神奇的是,在国家实施改革开放的很短时间内,竟在那亘古荒漠的大山下接二连三地发现了煤田、油河、气海和千米厚的大盐层,陕北成了“中国的科威特”。最难得的是,陕北从古至今人才辈出,400多年前推翻一代封建王朝的农民起义领袖“闯王”李自成、中国革命的开明人士楷模李鼎铭、治沙英雄牛玉琴,好多文化人也表现出非凡的风采——李宝忠放弃仕途,骑着毛驴遍访李自成征战过的地方,用毕生精力写出受到毛泽东赞扬最真实记载李自成业绩的长篇小说《永昌演义》。被彭德怀称赞为“一本《血泪仇》胜过我十万雄兵”的戏剧家马健翎,全国解放后,周恩来请他到北京任文化部副部长,他却婉言谢绝,坚守戏剧阵地,创作出很多真善美的作品,成为中国革命现代戏的创始者和带头人。作家柳青为了写作,放弃了好多人留恋的北京、西安的优越生活,携妻带子在终南山下的一座破庙里一住14年,写出了有史诗价值的《创业史》。

让中国乃至世界更多的人了解和热爱陕北,既是家乡建设的需要,也是一项重要的时代任务。如何做好这一工作,最主要的就是做好宣传工作。“春到榆林”是一个很好的起步,只要能抓住典型,登高望远,利用最有传播力的形式,坚持不懈地唱响陕北的最美旋律,就一定能为家乡为国家作出更大贡献。

责任编辑:贺杰慧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