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榆林网!
榆林传媒中心主办
<
>

两会热点话题:山地苹果 为南部县播下新希望

发布日期:2017-03-03 10:07
187

绥德县山地苹果种植户喜获丰收(资料照片)

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壮大山地苹果等特色林果业,新建优质山地苹果6万亩。”这一消息在南部县代表团中引发了高度关注,山地苹果产业越来越受到重视,成为南部县富民脱贫的主导产业。

走优质和品牌化的路子

市人大代表王岗在子洲县拥有1300多亩苹果园,去年他的苹果售价最低12元一斤,为何苹果能卖这么贵?原因就在于“有机”。“我们的苹果产自有机果园,主要销售到了浙江,走上了高端市场。”

王岗的苹果园越来越红火,当地的贫困户也有了收入来源。撂荒的山地流转时,王岗以高于普通户的标准给予补贴,果园建设和日常管理也雇佣贫困户工作,工资收入也比其他人高,一年下来经营性收入达到2至3万元,脱贫不成问题。变“输血”为“造血”,王岗和县农业部门等还扶持贫困户发展山地苹果,免费发放树苗,提供技术指导,越来越多的贫困户有了生活依托。

近年来,子洲县按照“林果为主、果畜配套、多业并举”的发展思路,为贫困户量身定制了“产业精准扶贫工具包”方案,按照每户5000元扶持标准,现代设施农业示范户给予1万元补助,组合运用、精准发力、靶向治疗。

苹果红了,农民富了。市人大代表、绥德县义合镇闫家渠村村支书马子强也高兴地合不拢嘴,这几年,该村的苹果屡获省市大奖,出口朝鲜、越南、俄罗斯、缅甸,村里成立满山红合作社,1700多亩高标准果园成为村民们的主要收入来源。

“陕西苹果产业的发展已经扩展到榆林,省果业局和省检验检疫局已经明确,支持绥德、米脂、子洲和清涧四县发展山地苹果,给予技术和资金的扶持。我们要利用好这一机遇,今后,绥德将更加重视苹果品牌的打造。”市人大代表、绥德县县长姬跃飞这样说。

时不我待,市人大代表、米脂苹果种植大户姬桂玲也有了更好的想法,“我们必须要打造优质苹果,进入高端市场,这才是我们的优势。”她规划,新建养殖区,为果园提供有机肥,发展循环农业。

自2013年建起果园,高渠乡高家村的一些贫困户就以劳动或土地入股,和姬桂玲一起成立合作社,如今虽然果园还没有到挂果期,但在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大家都信心满满。

据记者采访了解,目前南部县发展山地苹果更加重视连片发展、高标准规划和技术支撑。但也面临一些问题,封红红代表建议,发展山地苹果应更加重视后期管护,也要重视基础设施建设,特别是用水问题。同时技术仍然是个难题,应多邀请实践性强的专家实地指导,不能“一个专家一个说法”或只谈理论而忽略当地实际。

不单打独斗 要合作化发展

据悉,我市南部山区是最佳苹果优生区和中国山地苹果的核心地带,榆林山地苹果的内外品质均达到了最优级,质量指标优于国家鲜苹果标准。榆林山地苹果实现产区人均纯收入超过3000元,占人均纯收入的25%。绥德闫家渠人均苹果收入达到6000元,子洲县老庄沟王新年山地苹果亩产达8000斤,亩产值2.8万元。山地苹果产业已成为南部山区农村经济发展的主导产业,产业效益凸显,发展势头良好,这个“金果果”已经成为南部县农民脱贫致富的重要抓手。

张建军委员说:“苹果产业是一个融经济效益、生态效益和社会效益于一体的特色产业。但目前山地苹果产业仍存在着一些问题,比如部分干部群众认识不到位、分散的一家一户小规模经营、没有建立现代栽培管理制度、专业技术队伍还比较薄弱、电子商务仍处于起步探索阶段等问题。”

要想把山地苹果产业做大做强,张建军认为,政府要加大品牌培育力度,加大农资供应市场的监管力度,加大信息化网络的建设力度;业务部门要大力推进果业提质增效,努力构建现代果业产业体系,提高标准化生产水平,优化果业结构,不断壮大苹果产业规模,积极培育新型经营主体。而对于广大果农来讲,就要转变观念,走出目前单打独斗的现状,走合作发展的路子,真正形成规模,形成合力,带着这种“金果果”一起脱贫致富。

山地苹果营销渠道不仅影响着我市山地苹果产业的发展,而且直接关系着南部县农民的脱贫致富。张明委员说:“当前,我们应结合自身实际,不断探索和创新我市山地苹果的销售模式,拓展‘电商+农户’‘定单农业’等网络销售新渠道,借助电子商务平台通过淘宝、淘米易购、众筹、淘宝直播、微博、微信等多种互联网手段来使山地苹果的售卖迎来一个全新的局面,使这种能带动南部县农民脱贫致富的‘金果果’更加闪闪发光。”

本报记者魏丽娟 赵娜

本文来源:榆林日报-榆林网编辑:贺杰慧

微信阅读

手机阅读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