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 文化 > 剪纸 > 正文

鸡年说“鸡”字

富贵吉祥 董林梅

大吉大利

“鸡”字,甲骨文的左边是“奚”,表示读音,右边的“鸟”表意。金文很像一只头朝左的大公鸡形状,表示读音的“奚”省掉了。小篆则类似于甲骨文的形体,只是把右边的“鸟”换成了“隹”。楷书“鸡”字的形体与小篆同。简化字把“隹”又还原成为甲骨文的“鸟”字,并把左边的“奚”字换成了“又”。然作为简化符号的“又”与其本身的意义无关,它是在规范汉字时,为了书写和识记的方便,取代原来的“奚”旁而成的一个记号,它与困难的“难”、欢乐的“欢”中左边的“又”偏旁一样,本身并不表意。

《说文解字》:“雞,知时畜也。”《玉篇》中也说:“雞,知时鸟,又作鷄。”鸡的本义指一种家禽,有“公鸡”“母鸡”,还有“野鸡”“火鸡”之类。

“鸡”是古人最早驯养的六畜之一。古代农耕社会,雄鸡司晨,不仅寻常人家把雄鸡报晓作为钟表使用,公共场所亦然。据说战国时的函谷关,每天清晨开关的时间就是以鸡叫为准。

鸡与人们的日常生活密切相关,因此一些含“鸡”字的词语颇有意趣。如成语:“鸡毛蒜皮”“鸡飞蛋打”“鸡犬升天”等;俗语:“鸡蛋里面挑骨头”“拿着鸡毛当令箭”“偷鸡不成蚀把米”“鸡窝里飞出金凤凰”等;歇后语:“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鸡毛掉井里——不声不响”“鸡毛过大秤——没分量”等。三国时期的曹操以“鸡肋”为军中口令,给后人留下一典故,至今人们对价值不高但又不好舍弃的事物,感觉还是用“鸡肋”形容最为精当。比曹操稍晚的酒徒刘伶却给“鸡肋”留下另一个典故。《晋书·刘伶传》:“尝醉与俗人相忤,其人攘袂奋拳而往。伶徐曰:‘鸡肋不足以安尊拳。’其人笑而止。”意谓身体瘦弱,有如鸡肋,不堪一击。唐元稹《授牛元翼深冀州节度使制》:“螳臂拒辙,鸡肋承拳,万万相殊,破之必矣。”

六畜里,鸡小牛大,所以“鸡”又隐含有卑微、渺小之意。如“宁为鸡口、无为牛后”“杀鸡焉用牛刀”“牛鼎烹鸡”等,鸡与牛对举,一小一大,意思不言而喻。又如称平庸的人为“鸡鹜”,又有用“鸡鸣狗盗”来比喻小才小技,用“鸡虫得失”比喻细微的无关紧要的得失。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杰慧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