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 能源 > 业界精英 > 正文

樊治国的煤海情

他一脸沧桑,头发泛出点点银丝,像秋日的第一道霜。饱经风霜的面孔留下了一道道岁月刻磨的皱纹,好像一波三折的往事,打满褶皱的前额下一双眼睛慢慢放出光来,仿佛思绪又回到了30多年前。

1987年,樊治国带领着38名精兵强将,一路跋涉向陕北之北的大柳塔进发。一来到大柳塔,满目疮痍,寸草不生。当时的大柳塔可以用“一穷二白”来形容。但是,这些困难并没有让拓荒者们低头,对于樊治国来讲,他早已做足了心理准备,在他看来,面对艰苦环境不能惧怕,艰苦环境是一把“双刃剑”,它既能造就人同时也能“击垮”人,“38军”大多都是党员,能否创业成功,关键在于能否主动适应和改善环境。

发黄的照片 历史见证

创业之初

按照既定的计划,樊治国在租住的窑洞里,根据现场实际条件,展开了矿井建设工作部署。樊治国将“38军”成员划分为四个小组,第一组找设计院;第二组找供电设备;第三组调查周边井田地质条件,掌握第一手建井资料。

常言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第四组的任务就是筹集建矿资金。为此,樊治国四处奔走银行争取贷款。一次,天气太冷,汽车在途中熄火了,樊治国就和司机两个人配合,一个人打火,一个人摇车。结果一不小心,车把打在樊治国的胳膊上,直接把左臂打骨折了。为了争取时间,樊治国坚决不去医院治疗,他强忍着疼痛,找来两块木板,把骨折的地方简单固定后继续赶路。当地一位老乡见状后,将村里仅有的10颗鸡蛋送到樊治国面前。樊治国对老乡的盛情非常不解,便好奇地询问为何要对一位过客如此关爱。这位老乡直言不讳地说:“你这股子劲头,让我想起了红军的‘长征精神’。”这席话,深深地触动了樊治国,他激动的泪水不停地在眼眶里打转。那一刻,他下定决绝之心,要对得起老乡们对共产党员的殷切期望,要在大柳塔煤矿干前人没干过的事,要干后人做不到的事。经过不懈努力,樊治国终于向神木县建设银行贷款200万元。有了这第一桶金,大柳塔煤矿开始了正常的开工建设。9月20号,大柳塔煤矿放响了第一炮,但这仅仅是一个开始,更大的挑战在等待着这位共产党员。

建矿初期,由于条件艰苦,各种设施都不健全,部分人员难免心生“打退堂鼓”的念头,樊治国清醒地意识到:必须坚定共产党员以苦为乐、不怕牺牲、排除万难争取胜利的精神信念。言传不如身教。于是,作为矿长和党委书记的他定下一条铁律,“全矿党员干部要率先垂范,白天与员工干活,晚上办公。”搬砖、挑水、铺电缆、打扫卫生……这些脏活累活樊治国都会第一个上,而且每一项工作都是38人齐心协力来完成。为了矿井建设顺利推进,樊治国把自己的十八般武艺全使上了。当时,矿上有一台吊车,要说这开吊车还真是个技术活,一般人拿不下来,只有樊治国会操作。为了确保安全生产,吊装的活儿全是他一个人干。先是从8吨的重量开始尝试,后来递增到25吨的重量,就这个棘手的营生,樊治国硬是干了一年多。直到矿里培训出了两个吊车司机后,樊治国才从吊车司机的岗位上放心离开。白天忙完还不算,到了晚上樊治国还要召集矿领导班子成员挤在一间破旧窑洞里继续挑灯夜战,没有桌子,几个人就趴在炕头上研究工作,直到做完了,大家才肯安心地睡觉。

有一次,矿里运来了一批法兰盘,但是和管子不匹配,不能正常投入使用。那时,由于条件有限,矿里没有车床,只能拉到神木县城去加工。出发时,樊治国发现,如果他和司机两个人去,座位上就少装几十个法兰盘。于是,樊治国当机立断,独自开车,装着288个法兰盘赶到神木。屋漏偏逢连阴雨。当时,神木只有运输公司有一个车床,再加之道路难走,等樊治国抵达后,运输公司已经下班了。樊治国提出多给些加班费,由于天气太冷,工人们拒绝了。但这并没有难倒樊治国。年轻时爱钻研技术,车铆电焊、车床、刨床、铣床都学过。樊治国便和负责人商量,租下了这台车床。当天下午,樊治国连一口饭也没顾上吃,便亲自上手,抓紧加工起来。一整夜,樊治国没合一眼,没休息一下,把288个法兰盘全部加工完毕。第二天,工人来到车间,看到樊治国如此敬业,很是感动,主动帮忙把法兰盘搬到车上。为了不耽误矿里的正常工作进度,樊治国又急忙开着车赶回大柳塔。有了这288个法兰盘,700多根管子很快便接通,保证了矿井施工需要。员工们看到这个矿长不分昼夜地鏖战,简直是拼命了,便给他起了个绰号“拼命三郎”。正是在樊治国的精心“呵护”下,大柳塔煤矿一步一步成长起来,开始迈向现代化矿井行列。

1992年,樊治国离开了大柳塔煤矿,创办了原华能精煤神府多种经营公司。当时公司给出的政策是“自主经营、自负盈亏、自我发展”。起步创办多种经营公司,樊治国手里仅有不到300万元的资产。面对新的形势和任务,大家都替樊治国捏一把汗,而他却胸有成竹。一上任,樊治国就提出了自己的经营理念,即“安排孩子、解放老子、减轻企业担子”。樊治国先是在武当沟建了一个小型煤矿,紧接着就围绕公司主业上马了多经建安公司、多经水泥厂、多经建材厂、多经彩印公司、多经锚杆厂、多经运输公司、多经劳动服务公司等产业。经过近6年的艰苦创业,多经公司不断发展壮大起来。1998年樊治国调离时,多经公司已拥有了1.3亿元的雄厚资金,解决了1100多名家属子女的就业问题。当时,有人就问樊治国为什么要力排众议,解决家属及子女的就业问题。对此,樊治国语重心长地说:“矿区周边再没有其他企业了,组织不解决,党员干部不去想,那谁来为这些矿工的家属和子女解决就业呀!”当时,矿区老百姓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有困难找老樊”,这也是大家最朴实、真挚的心声。

1998年,樊治国又担任神府东胜煤炭公司的第一任安监局局长。在新的岗位上,樊治国提出了“三铁定识”,即“铁的面孔、铁的手腕、铁的纪律”。他牵头主持了全公司质量标准化基础工作,组织开展标准的制定和实施等工作,在神东现代化建设的进程中开始了新一轮的艰苦拼搏。

由于工作繁忙,年轻时,樊治国过度透支了身体。上了年纪的他疾病缠身,不幸患上心脏病、糖尿病、高血压等疾病。反复思量后,樊治国在2007年提出退休申请,离开了他深深挚爱并呕心沥血为之付出的神东。

回首峥嵘岁月,70多岁的樊治国感慨万千,他说:“走过30年,我们亲眼目睹了神东成长为中国煤炭企业的长子,神东史就是一部波澜壮阔的创业史,作为一名普通共产党员能在神东施展才华,我由衷地感到骄傲和自豪。”

文图/刘长江 温占年 刘睿 李佩芷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樊治国
责任编辑:贺杰慧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