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 能源 > 业界精英 > 正文

何永久的煤炭人生

1961年,在何永久考入北京矿业学院的开学典礼上,时任北京矿业学院院长的陈一凡对台下的新生说道:“我向大家嘱咐两件事情,一是一定要努力学习;二是一定要搞好身体。搞煤炭,既要有专业的业务知识,也需要好的身体素质,希望大家可以从事煤炭五十年,为共和国挖出好煤。”

当时刚满20岁的何永久很不理解老院长的话,业务知识可以理解,搞好身体却让他有些一头雾水。如今50年过去了,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何永久就会想起老院长的这句话。“从我1966年毕业到2016年,正好是50年过去了,我越来越觉得老院长的话是正确的,第一条和第二条都正确。学习是不能终止的,否则就会被淘汰,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改革创新。身体健康更重要,我们搞现代化,除了多出煤,不就是为了让矿工工作环境更好,身体更健康吗?”

然而,院长的话,何永久却用了很多年才充分理解。

“不搞现代化死路一条”

1966年3月,何永久在毕业前夕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那时候,他们一个系有两千多人,党员才有十几个,可想而知当时的入党难度。没过几个月,何永久大学毕业,文化大革命也爆发了,何永久被分配到黑龙江七台河特区一个局里工作。何永久干了几个月,觉得每天写写画画没啥意思,就主动要求下基层。大家都说:“别人都是争着抢着想来特区工作,你怎么还主动要求去基层下井?”“我不想把学的那些东西丢掉,上了矿业学院,不出煤,那能行吗。”何永久这样回答道。

畅所欲言

回忆过去

退而不休

七台河干了几年,何永久接着去了新疆,后来又被分配到陕西韩城矿务局。1974年,何永久在马沟渠一个年产21万吨的煤矿当上了党委副书记、副矿长。虽然是副矿长,却与大家同吃同住,垂直200米的斜井,坡度20度,上下一趟得700多米,“你们就想一想上下楼梯的感觉吧,更何况这里没有楼梯,完全是个坡。大伙每天吃不饱,而且矿井用木头支护,很不安全。”然而,在当时,要想改变这种现状,何永久在学校学的东西并不能帮上他。“我大体上知道一点现代化的东西,可是都很零碎,所以说,现代化也是要一步一步搞的,不可能一开始就什么都知道。”

1981年,时任马沟渠煤矿矿长的何永久被推荐去北京学习煤炭相关知识,这是一次让他大开眼界的机会。综采设备、液压支架、皮带运输,这些过去只是零散听到的东西,何永久第一次有了系统认识,而且深刻意识到了它们的好处,那就是安全、高效。“我后来为什么执着于搞现代化,其实与在韩城工作的经历密不可分,当时煤炭工人生命很没有保障,事故频发,而且很容易得矽肺病。我就亲眼看着有工人在我身边死去,那是个什么感觉。自从我听到现代化采煤系统之后,我就下决心一定要搞现代化,不搞现代化就是死路一条。”

因“祸”得福

1981年12月,何永久调到桑树坪煤矿担任矿长、党委书记。这个时候,他有机会第一次接触到进口综采设备。那个时候,国家煤炭部给了桑树坪煤矿两台综采设备搞试点,一开始,何永久压力很大,后来干了一段时间,原本需要13个采煤队完成的采煤量,他们两个队就可以全部完成,大大解放了劳动力,这让何永久欣喜若狂,他似乎看到了中国煤炭工业的未来,也为保障矿工兄弟生命安全找到了出路。“当时全国上下都缺煤,我们这里却是煤多得运不出去。我们当时破了煤炭部的月产量纪录,你说现代化厉害不。”

与此同时,为了全力搞现代化,何永久更是采取了一个更为惊人的举措,那便是停了13个采煤队中的11个,为的就是全力以赴做好现代化试点工作。“大家其实很乐意呀,11个采煤队的员工统一放假、领基本工资,大家那叫个乐呵。这两个采煤队我们适当给他们鼓励,不让发奖金,不让发物品,我们就请大家吃点好的,那时候,大家饿肚子,吃顿好的也不错。这也算是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这个两全其美的好办法却也让何永久招致了不少非议,有人甚至将他告到了省里,原因就是带人吃饭,这个是当时特定体制下才会有的问题。省委组织部专门派人下来调查,那些人一看,对何永久说:“老何呀,你胆子真大,不过,这次你胆子大对了。你这不是犯错误,你这是改革呀,改革就得这么干。”

可能正是因为省委组织部的结论,1983年4月,何永久上调陕西省煤炭厅,担任副厅长,一直干到了1989年。何永久坦言,这几年,自己所做的工作无非是上情下达、下情上达,谁都能干,他感觉自己浑身有劲使不出来,很难受。

一生只有一次的机会

1988年,何永久遇到了他自己所说的一生只有一次的机会。当时,国家对煤炭开发的政策开始转变,过去“国家修路,群众办矿”的路子正在一点点被打破,取而代之的是煤炭工业现代化赶超世界先进水平。何永久得知这一状况之后心血澎湃,正值神府煤田缺一个负责人,何永久主动申请离开煤炭厅,打算去陕北干一番大业。

“我这一辈子最不后悔的决定就是这一次,这一次是走对了。”对于神府煤田而言,何永久真的是来对了。“陕北煤田开发的机会只有这么一次,如果继续走老路子,群众挖煤,打眼放炮,既劳民伤财,也会造成巨大浪费。那样的话,土地就会遍体鳞伤,就不可能大规模集中开发了。”

何永久正是这样一个“好医生”,适时地挽救了这个大煤田,并一步步带领它走向了现代化的道路。1989年5月,他被正式任命为神府公司总经理、党委书记。那时候,矿区条件很艰苦,何永久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凝聚力量,先把党员的激情、干劲调动起来。党员也的确是骨干力量,每个基层区队都有党支部,层层管理、党员带头,在当时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可是,面对谁都没有大规模、系统化搞过的现代化煤矿,何永久能做些什么呢?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他首先带领大家出国考察,去了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南非等国家,共下了十个矿井。所到之处,何永久都会用摄像机把矿井环境、设备状况都记录下来。看到美国的洗煤厂完全机械化操作,没几个人,何永久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撼,他也暗自下定决心,我们的煤矿也要做成这个样子。

然而,在当时计划经济时代,大家的观念普遍落后,想要说服上级、说服同僚去搞现代化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怎么办?只有争论啊,争出个道理来,讲道理、摆事实,实在说不通,就让他们亲自出国去看看。”好在,无论别人说什么,何永久从来也没有动摇过自己的现代化信念,他深知,一旦他动摇了,整个神府现代化就有可能完了。

何永久举了一个当时的例子,对于大柳塔煤矿用轨道还是皮带,北京的意思是要用轨道,何永久坚持要用皮带,他的道理也很简单。“轨道哪能行呢,我们这是现代化矿井,轨道怎么能保证运输呢。他们根本不知道皮带的好处。我在西德鲁尔矿区考察的时候,看着人家的皮带运输煤炭,煤炭就像小河流一样不断流出来,美极了。”正因为有实践经验,何永久据理力争,皮带也就坚持了下来。

还有活鸡兔井初期设计问题。刚开始,一部分人要在活鸡兔搞露天开采,何永久坚决不同意。“一个是效益不行;另一个是活鸡兔离小区这么近,搞了露天,西北风一刮,小区的人们还活不活,这是个环保问题。当时我们规划活鸡兔270人500万吨,很多人说了好多难听话,他们说我们搞大跃进,还说我们骄傲自大不听话。可是,我们这是有科学依据的啊。还好,我们党内有一个优良传统就是允许争论,争着争着,道理摆明就好了,你看,我们不都坚持下来了嘛。”

的确,要不是何永久的坚持,活鸡兔井又怎么可能连带后来的大柳塔井共同成为世界第一井工矿呢?

在管理上,何永久也尝试着现代化。1991年,何永久提出了“精简效能”和建立运转自如的管理体制。他率先提出不仅要有先进的技术和装备,还要不断通过深化改革和“精简效能”工作,创造高效益。针对当时实际情况,何永久提出了生产管理、辅助生产、生活服务“三条线”管理模式,这一模式沿用至今,发挥着自身无可替代的作用。

改善群众生活

在全力打造煤炭现代化的道路上,何永久不忘改善职工群众生活条件、丰富职工精神文化生活,高标准的文体中心就是那个时候建成的。因为标准太高,文体中心在当时招致了一些非议,何永久也承担了巨大的心理压力,尤其是一个吊灯十几万,大家总觉得这是何永久乱花钱、摆排场。其实,这些都有何永久自己的考虑,“这不是我乱花钱、摆排场,你们想想看,这么大个矿区,没有点文化生活行吗?咱们这里成千上万人,光有政治生活不行,文化生活也得跟得上,得让大家心情舒畅,这个就牵涉到了稳定问题。我看其他矿务局,生活、文化、体育都比咱们强。还有那个灯,文体中心是咱们的门面,各级领导都要来,没有个像样的东西,别人能看得起咱们吗?”同样招致非议的还有每公里七十万的公路。

后来,朱镕基来矿区视察,有人向他提起了这个十几万的灯。朱镕基说:“不贵,贵什么。一个灯十几万就贵?得往前看嘛。小何,别听他们的闲言碎语,七十万的公路怎么了,我看七十万的公路挺好。”

这条七十万的公路到现在依然正常使用着,当年公司修的几座高层依然住着人。

当时,小区盖房子,何永久坚持要规划停车场,这让很多很久都坐不上一次汽车的人很不能理解,大家说他是瞎折腾,为了这个事情,大家有时候争得面红耳赤。何永久说那些人没眼光。“我们考虑问题、做事情要做到十年不落后、二十年不后悔,不能老盯着眼前的一亩三分地,现代化、改革,就是要让我们树立长远眼光。”果不其然,没有几年,矿区果然车来车往,一个个停车位都停满了汽车。

这些都是何永久煤炭现代化版图的一部分。“朱镕基离开矿区的时候跟我说‘小何,你坚持住,坚持几年就成功了’,好在我并没有辜负总理。”同样没有被辜负的还有何永久的改革之路、现代化之路。

1995年4月,何永久离开神府公司。临走那天,何永久站在公司楼前,看着底下黑压压一片送别的人群,再也无法抑制的情感瞬间爆发,眼泪一下子就涌出他的眼眶。七年以来,无论是怎样的挫折、委屈、痛苦,都未曾让这个男人流一滴眼泪,此时此刻,何永久却再也无法抑制自己的情绪,他知道,离别真的到来了。何永久向大家打完招呼,然后一个人返回办公室,锁门,抱头痛哭。

回忆起当年,何永久显得很平静,好像他所讲述的并不是他自己的故事。“走的时候,我其实对这里很放心了。大柳塔井、活鸡兔井现代化的前期工作都已经完成了,我的使命也就基本完成了。”而神东这些年来的快速发展,也的确对得起何永久的“放心”,一个个举世瞩目的科技成就,第一个一亿吨煤炭生产基地,第一个两亿吨煤炭生产基地……

“人还是要有些精神的,我们来到世上一趟,就应该做出点事情来,否则,我们来这里要干什么呢。”何永久笑着说。

“做出点事情来”,何永久在他毕生最挚爱的神府煤田做到了。

文图/刘子闻 温占年 王斌 李佩芷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何永久
责任编辑:贺杰慧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