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榆林网!
榆林传媒中心主办
<
>

延安:山河不忘 丰碑永存

发布日期:2016-09-20 09:45
227

凤凰山毛泽东旧居。

“长征是历史纪录上的第一次,长征是宣言书,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总而言之,长征是以我们胜利、敌人失败的结果而告结束。”

1935年12月27日,瓦窑堡会议结束后的第三天,在党的活动分子会议上,毛泽东对红军长征的伟大历史意义作出如是评价。而这句话也永远铭刻在长征从瑞金到陕北两万五千里行程跨越的千山万水之间,铭记在永世传承长征精神的亿万国人心中。

撤出瓦窑堡 志丹县力主抗战

“披星戴月过黄河,粉碎日寇救中国”“红旗招展,枪刀闪烁,我军向西征”……为宣传中国共产党的抗日主张,推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和抗日救亡运动的发展,并最终实现“逼蒋抗日”的战略目标,自1936年2月起,结束长征万里行程的红一方面军先后组建红军抗日先遣队和西北野战军,东征山西,西进甘宁,战果辉煌。

但一贯奉行“攘外必先安内”的蒋介石,此时仍没有忘记他的“围剿大计”。他一面令阎锡山、陈诚、胡宗南指挥多路大军向红军袭来,一面又电令东北军、西北军及井岳秀部众向瓦窑堡推进。

“而此时,张学良所部东北军、杨虎城所部十七路军已先后与中共中央达成了“互不侵犯、联合抗日”的协议,故而张学良一边电告中共中央提前撤离瓦窑堡,一面挥师北进给蒋介石做个样子看。”子长县政协文史委原主任强铁牛说。

1936年6月21日,国民党八十六师(驻榆林)一部抵近瓦窑堡。而此时的瓦窑堡已基本成了一座空城,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也有惊无险地顺利撤出,并于7月11日进驻志丹县城(原名保安县,1936年6月为纪念刘志丹烈士而更名)。

《关于土地政策的指示》《中国共产党致国民党书》《关于逼蒋抗日问题的指示》《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在志丹县,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陆续发表了一系列文件,不仅夯实了群众基础,还达到了分化、孤立敌人之目的,并最终实现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

会宁大会师 中央进驻凤凰山

在中共中央和中央红军为陕北根据地巩固发展、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形成而努力的同时,红二、红四方面军的将士仍艰难跋涉在漫漫长征路上。

因张国焘另立“中央”拒绝北上,红四方面军再过松潘草地,一路迭遭挫折。在经历了严重损失后,红四方面军再踏北上行程抵达甘南。其间,张国焘再度动摇,提出向黄河以西前进,却遭到红四方面军绝大多数干部的反对,彻底陷入孤立的张国焘只得同意北上。1936年10月9日,红四方面军到达甘肃会宁,同前来迎接的红一方面军会师,从而结束了长征。

红二方面军的长征,则是中央红军到达陕北(1935年10月)后开始的。红一、红四方面军在会宁会师时,他们正在甘南准备北渡渭河。1936年10月22日,宁夏西吉县的将台堡下,红一军团与红二方面军胜利会师了。而这里,便是红军三大主力长征的终结之地。

11月21日,一场汇聚了中国工农红军几乎全部力量的战役在环县山城堡打响。这场有着“红军长征最后一战”的战役,不仅宣告了国民党军队对红军长征“围剿”计划的最终破产,还催生了“西安事变”的爆发,加快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

1937年1月13日,已被红军接管20余日的延安城内人声鼎沸,在响彻云霄的欢呼声中,毛泽东、张闻天等率领中央机关入驻凤凰山下的吴家大院,并在这里,将岷山飞雪和陕北黄土编织成了最激扬的旋律,铸就了引领中华民族奋发进取、勇往直前的不朽丰碑。

神木贾拓夫 长征入陕引路人

80年前,在那场堪称人类史诗的万里征程中,究竟是谁把一度陷入迷茫的红军队伍引到了陕北?面对这一问题,恐怕鲜有人能说出“贾拓夫”这个名字。

他是陕北革命者中唯一走完长征全程的人,是毛新宇(毛泽东嫡孙)讲到的“中共中央和中央红军进军陕北的引路人”(见《爷爷率红军走过》一书)。更值得一提的是,贾拓夫还是一位地地道道的榆林人。

1912年11月25日,贾拓夫出生在神木县一个贫苦的普通家庭。在县立高等小学就读期间,他便开始接受共产主义的启蒙教育,1926年进入有着“西北革命的策源地”之称的陕西省立第四师范学校(绥师前身)就读后,贾拓夫便正式踏上了革命道路。

1928年起,贾拓夫先后在米脂、神木、西安、汉中等地开展工作,并在陕西省委遭遇彻底破坏时,全力保全组织及成员,并向中共中央(驻瑞金)汇报了情况。长征开始后,贾拓夫曾率部攻占桐梓县城,并在四川芦花城筹粮60万斤,为长征队伍提供了物资保障。

中央红军抵达哈达铺时,毛泽东从一份报纸上获悉陕北革命形势高涨,便叫来贾拓夫询问详情。贾拓夫遂将陕甘游击队、红二十六军的活动及陕西革命斗争的情况作了汇报,建议中央到陕北立足扎根。也是从那时起,陕北成了红军长征的目的地,成了中国革命的落脚点和出发点。

中央红军长征抵达吴起镇后,贾拓夫还曾受命作为先遣队前往甘泉寻找陕北党组织和陕北红军,后又和王首道等人率先抵达瓦窑堡,纠正“肃反”并为刘志丹等平反……文/本报记者满孝永 郝彦丰 图/杨彬

本文来源:榆林日报编辑:高丽

微信阅读

手机阅读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