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榆林网!
榆林传媒中心主办
<
>

吴起镇:中央红军长征的落脚点

发布日期:2016-09-15 09:17
478

31

张瑞生讲述当年毛主席住在这里的情景。杨彬摄

1934年10月10日,中央红军主力及机关直属队共8.6万余人从瑞金向西转移,由此开始了中央红军的二万五千里长征。

四渡赤水河、强渡金沙江、强渡大渡河、飞夺泸定桥、爬雪山过草地、翻越六盘山……历时一年余,纵横十一省,当红军陕甘支队穿越张崾先镇的崇山峻岭,踏上头道川和二道川的制高点时,他们距离长征的落脚点吴起镇已近在咫尺。

吴起镇 落脚点与出发点

在定边县,红军陕甘支队在经历了从木瓜城到牛圈圪坨、从铁角城到贺渠村的连续行军后,已抵近今日榆林、延安两市的边界。翻越眼前的这道深沟,不远处便是陕北苏区的北大门、万里长征的落脚点——延安市吴起县吴起镇。

1935年10月18日,红军陕甘支队由定边出发,正式进入今吴起县境域西部。“当日,陕甘支队第一纵队沿张户岔、田百户入头道川,经铁边城后在张湾子村宿营;二、三纵队则由定边县铁角城出发,进至南庄畔一带,并于次日经刘泉沟、邢河抵达头道川的窨峁子、王畔子。”吴起县纪念馆原馆长吕军说。之后的一天,1935年10月19日,绝对是一个值得刻骨铭记的日子。“我们高兴极了,向吴起镇跑去。”“我们在蓝盈盈的天空下,列队进入了这个镇子。”

是的,历时一年,跨越两万五千里,中央红军(哈达铺会议后改编为陕甘支队)终于抵达了长征的目的地。而成仿吾与杨成武的回忆,形象地为我们描绘出红军战士抵达吴起镇时的兴奋心情。

“我说陕北有两点:一个落脚点,一个出发点。”这是九年之后,毛泽东在中共七大讲话中所说的一句话。而这句意味深长的话语,已永久镌刻在位于吴起县胜利山上的中央红军长征胜利纪念馆中。

“我们的党和武装,在革命处在危急的形势下选择落脚陕北,并从失败中奋起,由少积多,从弱变强,并最终取得了抗日战争和民主革命的最后胜利。而这一切,都是从中央红军抵达吴起镇的那一刻起拉开了序幕。”吴起县档案局局长乔明说。

胜利山 运筹帷幄“切尾巴”

在中央红军到达吴起镇,宣告长征胜利结束的同时,困扰陕甘支队多时的国民党骑兵部队(包括马鸿宾部马培清骑兵团,何柱国部骑三师两个团和骑六师三个团)也正陆续尾随而来。

为彻底切掉敌骑兵部队这个令人厌恶的“尾巴”,19日(陕甘支队抵达吴起镇当日)晚上,毛泽东主持召开了陕甘支队纵队以上干部会议,研究部署围歼敌军的策略。

“毛泽东在会上指出,我们只能给根据地带进利,不能带进害,所以这一仗不仅要打,而且一定要打好,要把这一仗作为给陕甘人民最好的见面礼。”吕军说。

此后的一天多时间里,陕甘支队各部开始按照作战部署进入阵地。其中,一纵埋伏于金汤山、平台山、杨城子村一带,准备断敌后路;二纵、三纵则分别于头道川、乱石头川及燕窝梁山等地山梁设伏,布下“口袋阵”随时准备歼灭来犯之敌。

21日,自恃人多势众、装备精良的国民党两个骑兵团,顺头道川疾驰而下,却在不知不觉中进入了陕甘支队的伏击圈……两个多小时的激战过后,敌骑兵部队带着一个团被歼灭、三个团被击溃的“战果”怆惶逃窜。

“现在休息休息。枪声响得激烈时不要叫我,到打冷枪的时候再叫我。”战前,平台山巅的杜梨树下,负责指挥整个“切尾巴”战役的毛泽东成竹在胸,满脸轻松地向警卫员说。

而今,杜梨仍存,平台山却更改为“胜利山”,为的就是纪念“切尾巴”战役的胜利,纪念中央红军长征的胜利……

鱼水情 拥军爱民佳话传

“1934年10月10日,代号‘红安’纵队离开瑞金……(1935年)10月17日,毛泽东说:‘走下山去,我们就进入第十一个省——陕西省’……10月19日,中央红军陕甘支队胜利到达吴起镇。”

洛河之滨,胜利山下,从山门至纪念碑前,吴起中央红军长征胜利纪念馆的踏步石上,按照时间线索,如是记载着二万五千里长征的每一个重要节点。走进展馆,立体效果的《中央红军长征路线》、充满艰辛的长征历程展示、“切尾巴”战役的现场真实还原,吸引着记者的目光。

“中央红军长征途经吴起时,还发生过许多感人至深的故事,而这些故事,如今都已成为本地人代代传述的佳话。”吴起中央红军长征胜利纪念馆副主任刘锦莉说。

从红军露宿麦田到徐老(徐特立)冰河救人,从一顿剁荞面到一口“红军‘锅’”,伴随着纪念馆工作人员徐进娥的细致讲解,记者也用心品味着每一个故事,不愿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巧合的是,这个“一顿剁荞面”故事的发生地,正是记者此前从定边赶赴吴起时采访过的王湾子村(属铁边城镇铁边城村)毛泽东故居。

“当年中央红军夜宿王湾子村时,住的就是我们家,而给毛主席做剁荞面的,就是我的母亲候孝俊。听我父亲(张廷杰)讲,当时毛主席还说这是他在长征期间吃过的最好一顿饭呢!”70岁的张瑞生说话时,眉目间带着几分骄傲的神情。

此时,窗外秋雨霏霏,窑内却暖意融融,听着一个个军民鱼水情的感人故事……

本报记者满孝永郝彦丰

本文来源:榆林日报-榆林网编辑:贺杰慧

微信阅读

手机阅读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