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 文化 > 村寨故事 > 正文

峪口村:陕北纸乡变奏曲

本报记者 满孝永

走进夏日的佳县峪口村,便如入画境一般:奔流不息的黄河绕村而过款款南去,蜿蜒曲折的乌龙河则穿村而行;古老的堡寨,经年的石窑,徜徉在峪口的山水草木之间,那充满生机与活力的气息与周遭的静谧相得益彰;唯一能打破这种平静的,或许只有“抄纸”时发出的“哗哗”水流声……

峪口村属佳县峪口行政服务中心,近年来,该村立足自身文化和产业优势,正在积极探索以抄纸技艺、枣乡风情、沿黄风光体验为核心的旅游产业模式。昔日的陕北纸乡,已在佳县倾力打造全域旅游的大背景下,以崭新的面貌走上了村强民富的发展之路……

手工抄纸 繁华旧梦待重生

抄纸,是峪口人对手工造纸工艺的俗称。而这项当地人引以为傲的手艺,在当地已流传了数百年。

已是花甲之年的峪口村村民苗建存,向记者讲述了当地抄纸工艺的缘起:在很久很久以前,来自河南的鱼姓两兄弟沿黄河一路乞讨来到峪口。他们发现这里很适合发展手工造纸,便把这个想法告诉了村里人。峪口村的几位长者经过商议,专门划出一块地方让二人居住(鱼家沟),并请他们向村民传授造纸工艺。

“手工抄纸工艺不仅是峪口人世代延续的传统,更是村民赖以谋生的手艺,老人们都说这是个‘水中捞金’的营生。”据村主任孙再再介绍,解放前峪口家家户户都以抄纸为业,就连四五岁的孩子也会帮着父母晒纸、揭纸。当年,峪口人以精良的技术,还为陕甘宁边区政府和军民生产过识字课本、票证和造币用纸。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峪口仍有150余户村民从事抄纸行业,占全村人口比例的80%。此后因各种客观因素的制约,手工抄纸的规模日渐萎缩。“每天收益不过五六十元,这就使得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外出打工,现在峪口村仍坚持手工造纸的已是屈指可数。”苗建存说。

用孙再再的话说,能否实现抄纸工艺的传承保护,决定着峪口村旅游产业发展的成败。如今,以抄纸为代表的地方传统“非遗”项目已经纳入了该村的相关保护规划,并将结合传统文化进课堂、培养保护传承人、加大宣传扶持力度等手段强化传承保护工作。而抄纸技艺与峪口旅游相得益彰的产业发展格局,在不远的将来也将成为现实。

千年古村 文化为基旅游兴

“除抄纸产业闻名遐迩外,峪口村的历史更是源远流长。从仰韶文化、龙山文化遗址到保存至今的明清古建筑群,无不见证着峪口光辉灿烂的往昔。”长期从事峪口历史文化研究的孙存政说。

据孙存政介绍,峪口古镇因紧傍黄河,昔日繁荣兴盛的水运贸易也带给了峪口无尽的生机与活力。傍晚时分,从任义永、德和厚到三合堂、茂盛源(字号),“各家各户上门板,满街店里打算盘”的场景,至今仍是峪口人脑海中抹不去的记忆。而当你走进古镇,眼中那一座座工艺精湛、构思巧妙的明清古民居,就错落有致地分布在残留的石板古街旁,令人恍若置身于那段尘封已久的岁月,并伴随着村民们恬淡自得的生活场景,悠然地信步于历史的长廊之间……

近年来,峪口村基于本村实际情况及发展优势,不断进行着旅游产业发展的种种尝试,而该村传统村落保护发展规划也业已出台。根据规划,峪口村将在未来的15年时间里,重点就民俗文化、古代建筑、历史村落及全村整体风貌、山水空间格局、传统文化继承等内容进行系统保护,并借此全面推进旅游相关产业发展。

今年6月,又有好消息传来——经住建部技术审查后,峪口村与我市郭家沟村、泥河沟村、张寨村等6个村子一道,成功被列入中央财政支持范围的中国传统村落名单。“峪口村将以此为契机,进一步加大传统村落的保护力度,并在此基础上按照规划要求,大力发展文化体验旅游事业,力争在让峪口传统文化名扬陕北的同时,真正带动村民尽早实现致富奔小康的目标。”孙再再说。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石麒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