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 文化 > 村寨故事 > 正文

义合:一个有故事的千年古镇

核心提示: 义合古镇位于绥德城东30公里处,自古以来为秦晋两地的交通要地,素有“雕阴首镇”之美称。

357106_liangyl_1471941078489

义合的美丽山水

357109_liangyl_1471940861785

古镇人家

357108_liangyl_1471941018491

镇门古色古香

本报记者 马蕊

1908年,美国克拉克探险队中的博物学家索尔比在前往兰州途经义合时,被义合的美丽山水所打动,留下一张义合西门城楼的珍贵照片,照片中的流水、民居及所倚山势构成一幅安然祥和的城镇图,义合被称为中国最美乡村。2008年,中国著名摄影家李炬对位复拍,并将老照片题名为《有精美建筑的山村》。

义合究竟美在哪里?时隔百年,如今的义合是什么样的呢?七月盛夏,在义合镇党委书记刘振亚的带领下,本报记者走进义合,探访这座千年古镇,倾听这座古镇的故事。

义合古镇位于绥德城东30公里处,自古以来为秦晋两地的交通要地,素有“雕阴首镇”之美称。据相关资料介绍,义合取论语“朋友,以义合”而得名。古镇背依城洼山,前临义合河,符合风水学上“负阴抱阳,金带环抱”的选址原则,选址切合我国古代背山面水的格局,城坬山、义合大宅院、义合老街围合而成的古镇,至今保留了完整的“合”字格局。

走在义合古镇的街道上,古镇四门中的南北两城门已废,东西两城门尚存,两城门上都建有门楼。东门刻着“雕阴首镇”四个大字,昭示着它过去的辉煌和商贸重镇的重要地位,时间是乾隆五十八年七月,刘振亚说原匾额因为年代久远,字迹模糊,现已保存起来了,这块匾额是2003年7月依迹重设的。与东门楼不同的是,西门楼原汁原味,有着古老的味道。城门洞额嵌有1943年的铭文石刻,东面为“紫气东来”,西面为“西映长庚”。在紫台山远眺义合古镇,能看到古镇全面,四周有连绵不断的山脉环抱,两条小河在东门外相聚后绕城而过,房屋依山傍水,依稀可见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行人,仿佛与世隔绝一般。

义合出土的汉画像石更是证明了这里有着悠久的历史和文化,无愧于“雕阴首镇”的美誉。

刘振亚介绍说,义合不仅是一块古老的土地,还是一片红色的土地,习仲勋、贺龙等老一辈革命家都曾经在这里生活和战斗过。

义合镇薛家渠村,院子里枣树成荫,三孔窑洞安静朴素,这里曾经是中共中央西北局旧址,习仲勋曾经在这里住了七个多月,著名的义合会议就是在对面的阳湾召开的,所以义合会议又叫阳湾会议。

刘振亚说,义合镇历来有光荣的革命传统,从土地革命战争到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乃至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在义合这片土地上,既有农民奋起反抗的呐喊,又有革命会议的余音,前有英烈奋战于沙场,后有群众拥军支前、生产自救。在全县1475名英烈中,义合镇达119人,为全县之最,谱写了一首壮丽的革命诗篇。

“走头头的那个骡子哟,三盏盏的那个灯,哎呀带上的那个铃子哟,哇哇的那个声……”悠扬的信天游唱出了陕北人曾经历的日月。在陕北,不管是毛驴、骡子,还是猪、牛、羊,所有家畜都被认为是有灵性的,人们从不称之为“牲口”,而称作“牲灵”。义合镇方圆赶过牲灵的人很多。以镇中心的背园则村来说,就曾有一支规模很大的赶牲灵队伍,领头的叫宋老二,养的骡子很多,据说从山西运货回到义合时,头骡子已经进了半村,最后的骡子还远在合家硷,可见其规模的浩大。东面的虎墕和路家洼村,不仅有赶牲灵的人,还有多家专为赶牲灵的人提供吃饭歇脚的骡马店。赶牲灵的人实际上就是二道贩子,赶着牲灵,驮着粮食、布匹、棉花、煤炭、油盐等,东买西卖,来回倒腾,赚取一定的差价。这些赶着牲灵不断倒腾的人,不仅仅使自家的日子活泛起来了,更是促进了陕北、内蒙古、山西各地的经济、文化交流,足见义合的商贸繁荣。

现如今走在古镇小街上,我们便会发现,沿街饭馆、商铺、民宅林立,商贾、过客行色匆匆,小街上的一桥一宅一井都在传递着久远的文化信息。今年66岁的霍海树是土生土长的义合人,在外工作的孩子们多次劝说让他去大城市,他心里却始终放不下这里,“早晨爬爬紫台山,下午和老朋友聊聊天,给小孩子们讲讲义合的故事……我习惯了这里,离不开这里。”霍海树说,这几年不仅越来越多的人离不开这里,而且来这里旅游的人越来越多。

是啊,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如今,这里正焕发出勃勃生机。2016年,义合镇申报了省级旅游文化名镇。“一个乡镇的旅游如何发展,关键是要把独特的信息挖掘出来。”刘振亚说,“我们将依托千年古镇的文化底蕴,薛家渠、老党委大院的红色革命资源以及小城镇建设成果,打造古镇传统文化观赏,山上体验式采摘、劳作、休闲,镇区餐饮、垂钓、住宿,古建筑群观光一条线的旅游产业。”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石麒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