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 文化 > 剪纸 > 正文

张晓梅剪纸印象

五官·舌头

五官·鼻子

源氏物语·葵姬

荞麦花开

源氏物语·花宴

剪纸于她,更多觉得她把纸张当成了舞台,伴着自然的韵律在舞动。初时,那些跃动的线条寂寞着,已然惊动一池春水,那纸张上的岁月上溯到远古、追寻到春秋,任意跨越,任意漫长,就那样矜持着、优雅着,又那样肆意着、风情万种着。赏她的作品,一幅就是一场视觉盛宴。

剪纸是门古老的传统艺术,张晓梅继承了其中的美,却又超凡脱俗地呈现出别样风情。那些纸张上尽情恣肆的舞动剧目都是精心编排的,幽静、空灵、温婉、飘逸、纯粹的一动一张间赋予了剪纸新的生命和内涵,舞出又一个广阔的天地。

剪起纸飞吟古今,韵点丹青形在心,镂空方寸绘人间,舞出虚谷传清音。“神韵”是艺术达到高度时的一种境界,张晓梅剪纸中,神韵竟似信手拈来。

陕北大地上的剪纸,因为对黄土地的眷恋,纸张中多数呈现的都是艺术家们对这方土地的深情。可张晓梅剪刀下的世界却大了那么多,时空的穿越走了那么远,表现得那么超凡。

剧目总那么精彩,爱情故事最让人动容。

情不知从何而起,一往情深。谁能想到《倩女离魂》中杜丽娘、柳梦梅能在剪纸里爱得那么从容。只用一幅精巧设计过的图案,丽娘悠然端庄的唯美仪态中承载的是经得起岁月的坚贞,是心心念念的有情郎。张晓梅在汲取傣族民间剪纸元素时,既求“形”又重“律”,故事也讲得明快、清澈。爱情占据了少女全部的生命,有他即是天地间。因为爱情,万树繁花,浓艳动人。此刻,张晓梅运用犹如舞姿的柔美风格和娴熟技巧,生动而细腻地刻画出了但使相逢莫相负,牡丹亭上三生路。

从伏羲女娲到陕北后生、四妹子,爱总能与岁月共存。《爱情备忘录》中激情几乎要灼烧出纸上的世界了,赤忱相见的只有他和她,天地间万籁俱寂。

《榆林小曲》中爱情充满诙谐之趣,从一更讲到五更,张晓梅将主人公少女的心思刻在了纸上,眉眼间飞舞的都是按捺不住的相思,酸溜溜的动人。

剧目何以精彩,勤学冥思是原因。

市场大潮的冲击从没有影响到张晓梅,她只是静静地孜孜不倦、博采众长,自觉学习和借鉴各种相邻艺术和民间艺术,从古老的岩画、陶器花纹、钟鼎图案、汉画像、帛画(楚),到壁画(敦煌、当地)、年画、雕刻(石雕、砖雕、木雕);从各地剪纸、刺绣,到唐卡(藏族)、蜡染;从小人书连环画到现代主义绘画(西方),张晓梅一直在读,也在用剪刀重新演绎和解读。她在剪纸的空闲也去绘画,只为寻找其间相通的灵韵。她去研究西夏古文,只为从这不为人知的历史中寻找久违的感动。她捧起厚厚的《源氏物语》品读,寻找跨越国度的艺术共通。

当她的《水月观音》拈花轻笑、翩翩而来时,静穆之美竟让人想起她,那个握着剪刀的女子,明眸善睐、巧笑倩兮,曾《在水一方》,任岁月江流水涌,在自然之律动中,舞着,天地动容。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张晓梅 剪纸 纸张
责任编辑:高丽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