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榆林网!
榆林传媒中心主办
<
>

榆林农业:“科技保姆”如何进农家?

发布日期:2012-06-11 09:26
323

按照今年中央一号文件“把农业科技摆上更加突出的位置,下决心突破体制机制障碍,大幅度增加农业科技投入,推动农业科技跨越发展”的要求,作为陕西现代农业希望所在的榆林市,一方面高度重视农业科技示范园区建设,另一方面着力破解农业科技由示范点到全面推广应用的难题。

“科技保姆”如何进农家?

——榆林市农业科技到户实施现状调查

科技领衔园区示范效益初步显现

塞上初夏,尽管大田作物都只崭露头角,然而,位于榆林市榆阳区刘官寨乡的榆林市设施农业科技示范园内,无土栽培的菠菜青翠喜人,沙土栽培的韭菜长势旺盛,大棚种植的黄瓜花浓果繁,走在园区的各个角落,满眼翠绿的景象让人耳目一新。

“像这样的一个棚,如果让农民来种,一年能产黄瓜一万斤,而我们这个棚的产量是四五万斤,按照市场价每市斤2元钱的价格计算,农民拿回来2万就不错了,而我们能收入10万元左右,加上瓜型的色泽和形状较好,我们还能卖上更好的价钱。”在黄瓜种植大棚里,园区主任高敏笑着说,“专门聘请的技术人员,先进的生产技术,利用吸蝗板减少农药的喷洒,技术效益得到最大的展现。”

与园区相类似,不少的农业龙头企业和公司,科技进企的力度也相当大。“为增强科研力量,公司聘请了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教授、陕西省玉米研究首席专家薛吉全,是省政府指派与农业龙头企业帮扶结对、加强校企联合的重要科技人才。此外,公司还在海南、东北及安徽等地分别设立研究中心,进一步推广高产稳产优良玉米品种,进军国内玉米良种市场,目前公司每年投入的科研经费已达到400至500万元。”陕西大地种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史泽琪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近年来,一大批先进的农业科技示范园区、农业龙头企业、农业专业合作社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榆林各县区,这类产学研相结合,机械化、专业化水平高,科技研发与企业、公司主导产业实现良性互动的公司、企业和园区,使农业科技与农业产业化发展的结合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按照榆林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十二五”规划纲要,榆林市针对不同县域的地域特色,重点规划建设榆林市设施农业科技示范园、横山大明绿豆产销一体化示范园、定靖现代特色农业科技示范园区、清涧县红枣产业示范中心、子洲旱作农业科技示范园等一批在技术和产业上形成规模和示范效益的各类产业园区,而目前,这些科技园区大部分已初步达到农业科技与农业机械化相结合、农业产业和市场相结合的标准经营管理模式,组织化、机械化、规模化和市场化发展成为这类企业和示范园区的重要标志。

尽管这类园区在发展现代特色农业上取得了骄人的成绩,但农业系统的专家和工作人员对于现代农业科技如何进一步推广转化更为关注。

“对新型农民的培训还相对不够,培训的设施相对不完善,科技创新和科技转化的程度相对较低是目前农业科技到户的主要障碍。”榆林市农业局副局长张旗分析说。

榆林市农业技术服务中心主任白世贵说,为了让农业科技更快地转化为生产力,今年,中心在神木、子洲两县分别建立“旱作农业综合技术示范点”,以农技、植保、土肥综合技术为支撑,以旱作农业园区为平台,集中展示农业新品种、新技术、新产品,力争为全市的农业生产和农村经济提供典范。

科技转化基层农技人员缺乏成主要制约

“要让先进的园区经营理念、先进的生产技术普及到农家院落,需要一批农业科技人员长期蹲到农村去,直接和农民对接,手把手教技术,从生产、加工、销售实行全程指导,这样科技成果才能转化为现实生产力。”榆林市农业系统一位资深专家如是说。

“目前榆林本土的农业科技人才还是比较缺乏,像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的农学高材生往往回不到本地来。而目前的榆林农业学校,由于还是中专,就业没有保障,农学专业已经近十年没有招到学生了。”高敏说。

“上学与就业相脱节,职业性不强。一边是学校资源的空置浪费,一边是农业人才的短缺,所以从根本上讲,我们还需要解决职业教育所学与所用不符的现状。”榆林农业学校高级农艺师高立荣说。

与基层科技人员的缺乏相对应,在广大农村,由于城镇化进程的进一步加快,农村空心化、农业副业化、农民老龄化的现象比较突出。

“现在农村种地的主要是弱劳力,强劳力都进城,农村剩下老弱妇幼,他们对于新的农业科技接受能力较弱。”榆林市农业局科教科一工作人员说。

谁来培养,怎么培养,培养谁,成为榆林农民农业科技培养的一个焦点。

与农业技术人才的缺乏相类似,由于机制体制约束,乡镇一级的农技、农机服务部门建设也较为滞后。

“经费短缺,设备简陋,人员缺乏,好多乡镇一线的农机服务站点存在着网断线破的问题,不能有效完成农机技术的服务推广任务,如何有效解决农技、农机服务到农家的这最后一公里的场站建设,显得尤为重要。”榆林市农机服务中心主任边俊校说。

据榆林市农业技术服务中心主任白世贵介绍,为进一步加强榆林农村基层科技人员队伍建设,从2011年起,榆林市开始在全市建设约176个乡镇区域农业技术推广站,组建村级农业技术服务站点,每村选聘1名农技推广员,区域站农业技术人员下乡每天给予50元补助,在人员提拔上,长期在一线工作的农业技术人员优先提拔使用,在同等条件下优先晋升技术职称。

相对于基层农业技术推广中心建设,榆林市科技系统的农村科技特派员制度,在农村新技术的推广应用上,也成效显著。2011年,榆林市及各县区共下派科技特派员228名,累计实施农村科技创业项目225项,示范推广新品种341个、新技术432项,建立种植、养殖、农产品加工等示范基地114个,科技特派员创办、领办、协办各种经济利益共同体达132个,累计培训农民10.6万人次。

“从会技术懂技术的专门机构聘请,请到基层去,带着项目和资金去发展,虽然下乡入户的人员较少,但从去年的实际效果看,这群科技特派员下到农村取得的农业技术推广效果立竿见影。”榆林市科技局副调研员牛建生说。

农技应用土地流转或是关键

作为基层农业科技推广应用很重要的一个方面,规模化、农场化经营不仅能够解决目前农业劳力流失、种植作业机械化程度低、科技应用水平较低与市场化参与不足的情状,而且规模化种植也将是现代农业的一个发展方向。

而目前,由于传统的农业人口处在一个逐步流失的过程,榆林广大地区的土地种植方式仍保持着农户小规模经营,土地面积小而且条块分割,机械化水平低,土地流转较差。“好多土地流转不到种田能手手上,规模化的效益还很难实现。”高立荣说。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农业的现代化就是机械的现代化,而目前迫切需要解决的就是农村土地的流转问题。”曾经到东北等地考察过现代农业大规模机械作业的榆林市农机管理推广站站长王新飞说,“只有把土地整合起来才便于机械化作业,而且从目前农业人口流失和老化的角度来讲,加强土地流转也有利于机械化的推广,大规模的机械化又能够有效的从土地上解放劳力。”

作为一块科技示范高地,大规模的现代园区作业模式,对于榆林各地农民产生的影响是很直观的。同样,如何对榆林各地农村的土地流转进行有效整合,对于我省农村现代农业发展也具有积极的启示意义。

“目前的土地承包政策还有不完善的地方,农民对于土地承包还有顾虑。一方面,出租户害怕土地如果承包出去,时间长了,就无法收回土地;另一方面,作为承包户来讲,由于地块承包初期要投入,万一投进去大量资本,出租户租两年又不给租怎么办。”高立荣说。

在广大农村,由于土地承包价格较低,很多人抱有这样的想法,与其把地租出去赚不了多少钱,而且租的时间长的话,很可能产生产权纠纷,干脆就让土地撂荒算了。

据记者了解,榆林市的一些村组在农村土地流转上也下了不少工夫,如榆阳区北部的几个乡镇,部分村组按照土地等级,在村组内部进行地块调整。“但是这种调整的范围小,无法实现大规模土地流转,与规模化种植的要求相差甚远。”榆阳区农业局业务股一工作人员说。

“要促进土地更好的流转,实现规模整合,就要在形式和方法上下工夫,如创办农户专业合作社,以土地、劳力等要素入股,整合土地;进一步完善土地承包出租政策,明晰细化农村土地产权等等。”高立荣说,“此外,政府还可以对农户进行引导,以德国为例,政府鼓励农场化的发展模式,于是在政策制定上,规定只有超过500亩的农场才可以享受政府的各类补贴,规模小的得不到补贴,这样,就能通过政策的杠杆有效调节农户进行规模化经营。”

本文来源:编辑:高丽

微信阅读

手机阅读

APP下载